Bankless創始人對話Cosmos社區OG:全面解析Cosmos的核心理論

110次閱讀

近期,Bankless 的兩位聯合 創始人 Ryan Sean Adams 以及 David Hoffman,與來自 Cosmos 社區的兩位 OG Sunny Aggarwal 和 Zaki Manian 展開了一場關於 Cosmos 理論的對話,在我看來,這期播客是非常有意思的,對話雙方分別代表了以太坊社區和 Cosmos 社區,並展示了這兩個生態的差異。

在這期播客中,他們重點談到了以下這些話題:

  • Cosmos 的核心理論
  • 以太坊 VS Cosmos
  • 關於貨幣溢價 (monetary premium) 的思考
  • Osmosis 和流動性溢價
  • Cosmos 生態的 穩定幣
  • L2 VS Cosmos
  • Cosmos VS Polkadot (波卡)
  • MEV 問題以及解決方案
  • ATOM 2.0
  • 網狀 & 鏈間安全性
  • Cosmos 的未來

由於這期播客時長大約 2 個小時,完整記錄文字會十分冗長,因此我只提練了其中的一些要點。

一、Cosmos 的核心理論

根據 Sunny Aggarwal 的解釋,Cosmos 社區認為區塊鏈的未來不會是由幾個區塊鏈所主宰,而是會存在各種各樣的區塊鏈,其中大多數都屬於應用鏈,就像現實世界不會有一個最終結算層,區塊鏈世界也是如此,我們將會有很多結算層,每一個區塊鏈都會是其原生資產的結算層,這賦予了它們主權,而 Rollup 或其他系統則並不具備主鏈的主權,總的來說,Cosmos 的核心理論並不是像以太坊那樣嘗試構建一個世界計算機,而是建立各種各樣的社區計算機,並讓這些計算機之間實現互聯。

Zaki Manian 補充表示,Cosmos 的出現,是為了殺死胖協議理論,而胖協議理論的核心是,區塊鏈底層協議的 token 會捕獲建立在其之上的應用的價值,而具有網路效應的協議 token,會是最有價值的。與此相反的是,Cosmos 的核心理論認為,捕獲價值的層應該是應用層,是最接近用戶的層,因此 Cosmos 建立了一些技術堆棧,幫助開發者建立盡可能最好的應用層。

二、以太坊 VS Cosmos

關於以太坊和 Cosmos 生態差異,David Hoffman 和 Zaki Manian 分別用生物學進行了解釋。

David Hoffman:以太坊最初是作為一條單體鏈而存在,而現在在其之上有了很多 Layer 2 網路,未來也會出現各種 Layer 3,因此整個以太坊生態就像是一棵巨大的樹,其中 L1 是作為底層的核心,而 L2 和 L3 則是樹的分支,最後的應用就像是這些分支上的葉子,它們會吸取光能,為分支以及底層 L1 提供所需的有機物。因此,根據這種理論,以太坊底層信標鏈會是整個生態的核心。

(圖片來自 David Hoffman)

Zaki Manian:Cosmos 生態的糢型是不同的,它是網狀的,類似於遍及森林和大地的菌絲網路,而該網路的存在,與森林裡的樹(指以太坊等)是共生的,從思想角度來看,以太坊註重貨幣溢價(monetary premium),而這是很難建立的,這要求建立一個安全的、去中心化、抗審查的系統,而以太坊信標鏈就是作為根的貨幣溢價鏈,所有建立在其之上的東西,都依靠它提供安全。相比之下,由 Sunny 提出的網狀安全性(Mesh security)糢型,使得 Cosmos 生態鏈相互之間提供安全性。

(圖片來自:mapofzones)

註:在解釋雙向的網狀安全性(Mesh security)糢型時,Sunny Aggarwal 用現實世界的北約(NATO)例子來進行說明,即每個成員國都擁有自己的主權和 治理 系統,也不幹預其他成員國的政治,但其擁有了一個網狀安全性系統。

三、關於貨幣溢價 (monetary premium) 的權衡

Ryan Sean Adams:Cosmos 生態鏈犧牲了貨幣溢價(monetary premium),尤其是 Cosmos hub 的設計避免了獲取貨幣溢價,而以太坊社區則非常重視貨幣溢價,將其視為安全防護力量,而以往的胖協議理論,現在也慢慢變成了胖貨幣(fat money)理論。

這種思想的關鍵在於,如果你能夠在基礎層資產創建出貨幣溢價(monetary premium),那麼你就能獲得免費的安全性,因此可以抵禦其他競爭的 Layer 1。

Sunny Aggarwal:Cosmos 生態實際上是隱藏的比特幣 maxis 分支,我們想要為比特幣建立應用層,在我看來,比特幣就是一個應用鏈,而整個 Cosmos 生態就是為比特幣建立各種各樣的應用層,並通過一種稱為 Babylon 的協議將比特幣和 Cosmos 生態聯繫起來,利用比特幣網路為 Cosmos 生態以及任何 PoS 鏈提供安全性(解決長程攻擊等問題),從這方面來講,比特幣會是 Cosmos 生態的貨幣溢價(monetary premium) 受益者。

而 Cosmos 生態內的網狀安全性(Mesh security)糢型設計,是獲取免費經濟安全的一種非尋租方式。

Ryan Sean Adams:將比特幣連接到 Cosmos 生態後,就需要信任應用鏈的驗證者,從而失去了原比特幣網路的安全性,這對於貨幣溢價而言是一個挑戰。

Sunny Aggarwal:在比特幣和 Cosmos 生態之間建立安全的橋梁正是目前的關註重點,我們也在嘗試幫助 jeremy rubin 改善 OP_CTV 之類的東西,使得 跨鏈 橋能夠像 IBC 那樣更無需信任。此外,關於網狀安全性,黃金(比特幣)擁有最大的貨幣溢價,其單一的市值是最高的,而全世界前 10 公司的市值總和要超過黃金,因此在我看來,經濟安全不需要來自貨幣溢價,而是來自生產性資產。

四、Osmosis 和流動性溢價(liquidity premium)

David Hoffman:關於網狀安全性(Mesh security)糢型設計,是甚麼可以阻止其中一條 Cosmos 鏈成為整個網路的核心,然後獲得網路效應以及流動性溢價(liquidity premium),從而偏離菌絲網路的目標(例如,目前 Osmosis 就是整個 Cosmos 生態的流動性中心)。

Sunny Aggarwal:IBC 作為一個通信協議,可以讓每個 Cosmos 鏈之間相互交流,而 Osmosis 作為早期的成功應用鏈,目前是整個生態的活動和流動性中心,但未來會有更多成功的應用鏈,它們也會成為各個應用領域的中心,從而形成網狀網路,而網狀安全性糢型,使得整個生態的應用鏈之間可以相互協作,避免單個應用鏈成為安全中心。

David Hoffman:OSMO 代幣目前在整個 Cosmos 生態中的流動性可能是最好的,那它就開始成為了 Cosmos 生態的貨幣,而 Uniswap 的 UNI 是沒有這樣做的(沒有成為一種貨幣溢價資產),這是否會使得 Osmosis 的流動性溢價過高,從而破壞網狀網路的願景。

Sunny Aggarwal:目前 OSMO 代幣是大多數池子的配對資產,但我實際上並不認為這會是一件持續的事,因為我們正在朝著更集中流動性以及訂單簿式系統發展,穩定幣會更多地成為基礎配對資產,而不是波動的 OSMO,並且我們在連接更多的生態,將不同的資產引入進來。

五、Cosmos 生態的穩定幣

Ryan Sean Adams:Cosmos 生態有在引入穩定幣資產,比如最近 Circle 宣布了將在 Cosmos 生態推出原生的 USDC,你對這種發展有甚麼看法。

Zaki Manian:我認為以太坊和 Cosmos 生態的另一個最大不同之一是,在 Cosmos 生態中的核心開發者,大多數也在做應用,而以太坊生態的核心開發者則關註底層區塊鏈,在開發者大會,你可以看到核心開發者社區和應用開發者社區是不同的兩群人,所以我自己的 agoric 項目有做穩定幣,並且我也在做 USDC 鏈,也就是 USDC 通用資產發行鏈,這是我幫助促成的,這使得整個系統變成網狀的,而不是圍繞一個中心,因為我們都會有自己的應用,都會有自己的經濟激勵,現在,USDC 通過在 Cosmos 生態的一條消費者鏈(consumer chain)上發行,然後通過 IBC 通信協議與整個生態連接起來,任何生態內的成員鏈都可以因此獲得原生的 USDC 穩定幣,而無需繳納租金。

Ryan Sean Adams:我認為這有很大的意義,相比比特幣,我更喜歡 Cosmos 上的 USDC 想法,因為 USDC 本身就是一種中心化的美元 IOU,它沒有想提供主權級安全性,它並不是一種加密原生資產,所以把它放入到 Cosmos 生態中似乎是合理的,因為它不會真正地犧牲任何的貨幣主權。

六、L2 VS Cosmos

Ryan Sean Adams:關於多鏈未來,目前有兩種理論,一種是以太坊式的願景,另一種是 Cosmos 式的願景,我並不確定這兩種願景是否會同時共存,我先提出自己熟悉的以太坊式願景,即未來各種應用鏈會以 L3 的形式建立在各個 L2 之上,並利用以太坊 L1 作為安全性來源,這不需要建立自己的驗證者集,就能享受到以太坊的經濟安全。

Sunny Aggarwal:在我看來,這就是一種帝國和殖民地的糢式,Cosmos 建立的是主權系統。

Zaki Manian:當然這是一種非常 meme 的說法,早在 2014 年,Cosmos 生態的早期參與者就在試圖說服以太坊生態轉向 Cosmos 的願景,但開發者們更多關註的是分片之類的基礎設施,整個生態發展到現在才開始重視應用層,從技術角度來說,區塊鏈大致可以被分成執行環境、數據可用性系統以及橋系統三個部分,而以太坊則試圖建立一個整體的系統,通過欺詐證明、零知識證明,然後提供一個稱為 danksharding 的數據可用性層,最後連接所有的執行環境。

而 Cosmos 的願景是,提供一個 IBC 跨鏈通信協議,然後你就可以通往任何想去的地方,例如,Celestia 在某種意義上也是 Cosmos 生態的一部分,它是一個專註於數據可用性(DA)的應用鏈,然後通過它也可以建立一個 rollup 類型的生態系統,我們提供了工具包,可以讓開發者構建執行環境。

所以,以太坊和 Cosmos 生態的最大不同之一是,以太坊生態的大部分執行環境工具包不是免費的,這也是 dydx 離開以太坊,並遷移到 Cosmos 生態的重要原因之一,因為後者是免費提供的,是提供給所有人的公共物品(public good)。

Sunny Aggarwal:Compound 曾經試圖在波卡生態中推出一條應用鏈,他們選擇了 substrate 架構,然後花費了一年的時間去做,但最終選擇了放棄,然後 Robert Leshner 說,如果他們選擇 Cosmos SDK 架構,結果可能會更好,從應用建設者的角度來看,使用 Cosmos SDK 架構進行構建會更快。而以太坊生態更多關註前沿的底層技術,例如零知識證明,但它們的實現會更慢,而 Cosmos 則更關註更上層的東西,例如狀態機等,我們更關註鏈與鏈之間的可組合性,以及應用鏈的用戶體驗及功能,然後在以後增加有關欺詐證明和有效性證明的東西,這是一種權衡。

七、Cosmos VS Polkadot (波卡)

Ryan Sean Adams:回到 2017-2018 年的時候,市場上有兩個專註於互操作性的項目,也就是 Cosmos 和 Polkadot (波卡),你們也談到了 Compound 曾經試圖在波卡生態中推出一條應用鏈,但最終選擇了放棄,那你們認為,兩個生態的競爭,Cosmos 已經贏了嗎?

Zaki Manian:從市值的角度來看,DOT 目前是領先的,並且 USDC 也會先在 Polkadot (波卡)生態推出原生資產,但 Polkadot (波卡)並沒有一個應用可以短期內承接 10 億 USDC,而 Cosmos 有 dydx 可以做到這一點,這就是當你將最好的應用帶入到你的生態時會發生的事。

Ryan Sean Adams:Polkadot (波卡)似乎採取了一種介於以太坊和 Cosmos 之間的策略,它沒有提供智能合約功能,而是只負責整個網路的共識,為整個生態提供共享的安全性,而 Cosmos 則是採用無統治者的糢型,從這個角度來看,以太坊是 Crypto 生態的一個極端,而 Cosmos 則是另一個極端,這是兩種平行的想法(沒有交叉點)。

(註:這種說法讓我想到了 Vitalik 的「凹凸」理論,他認為在某些決策上(例如技術方向),採用凸性決策是更合理的,而折中的方式可能會帶來不必要的複雜性。)

八、MEV 問題以及解決方案

David Hoffman:說到應用鏈,Dan elitzer 最近寫了一篇很棒的關於 Uniswap 的文章,裡面提到大約只有 1/3 的經濟價值是被流動性提供者(LP)捕獲的,還有 1/3 消耗在 gas 手續費上,剩餘大約 1/3 則是洩露給了搶先交易等形式的 MEV,也就是說,使用 Uniswap,你會洩露很多的經濟價值。你能談談從 Cosmos 的角度,應用鏈是如何解決其中的一些 MEV 問題的?

Sunny Aggarwal:這就是我們 Osmosis 在做的事,我們採用了門限加密交易存儲池(mempool)的方式,這可以消除糟糕的 MEV 提取,比如三明治交易,因為在公開交易存儲池的情況下,有人會讀取所有其他人提交的交易,並拷貝這種策略,然後通過搶先交易實現套利,這就是交易存儲池公開帶來的問題。當然,還有一些好的 MEV,它並不是提取價值,比如在 Osmosis 和其他中心化 交易所 之間有價差,這就是好的 MEV 套利。另外,未來還會有 mars 協議在 Osmosis 上推出一個借貸平臺,所以觸發清算也會是 MEV 套利機會,這些都是好的 MEV,所以我們的策略就是消除壞的 MEV,然後去實現好的 MEV(通過自動執行的鏈上機器人),並將從中獲得的利潤分配給 OSMO 質押者。

九、ATOM 2.0

Ryan Sean Adams:我們談論了很多關於 Cosmos 理論的東西,下面我們談談最近發布的 ATOM 2.0 白皮書,裡面談到了經濟方面的改動。

Zaki Manian:我們有了應用鏈理論,那 Cosmos hub 本身的應用又是甚麼呢?它似乎並沒有甚麼應用,經過長期的討論,我們覺得要讓 ATOM 變為一種更好的生態資產,也就是要為它創建出一個應用,所以,我們看到了經濟糢型上的改變,它不再是一種指數型通脹的代幣,我們使得它更類似於一種 monetary 資產。

十、網狀安全性 & 鏈間安全性

Ryan Sean Adams:關於 Cosmos hub 本身的應用,應該是被稱為「鏈間安全性」(interchain security)的東西,實際上的意思,是否就是讓 Cosmos hub 的驗證者幫助驗證其他應用鏈,為它們提供安全性?

Zaki Manian:有兩種關於安全性共享的糢型,一種稱為「鏈間安全性」(interchain security),另一種稱為網狀安全性(mesh security),有一些應用鏈,它們具有很高價值的用戶,例如 USDC,但它們並不想考慮關於代幣經濟方面的東西,這類應用具有很高的動機成為消費者鏈(consumer chain),租用 Cosmos hub 的驗證者,並為 Cosmos hub 以及整個生態提供價值,另一種對鏈間安全性具有很高需求的場景,是對安全性非常敏感的應用鏈,例如流動質押(liquid staking),這些應用鏈也會有很高的需求接入 Cosmos hub。

Sunny Aggarwal:關於網狀安全性(mesh security)願景,從历史上看,可信中立(credible neutrality)是非常重要的,比如說瑞士這個世界上最富裕的國家就是因為中立,我最初認為 Cosmos hub 的角色就是一個可信中立的系統,它可以對外出租安全,並獲得收入,而這也是我認為 Cosmos hub 在這個網狀安全性願景中會扮演的一個角色。

David Hoffman:這裡的鏈間安全性想法,是否就是在初期階段,而隨著應用鏈產品市場契合發生,價值也得到了提升,那麼此時它們能夠承擔得起安全負擔,然後就可以切換到這個可信中立的軍隊系統(網狀安全性)?

Zaki Manian:我認為我們的共享安全願景的獨特之處在於,我們將整個系統設計為可無縫升級的,就像我們在 cosmos 中使用的標準應用升級過程一樣,你可以加入鏈間安全性,然後無需承擔過多的技術負擔,或者你也可以選擇離開鏈間安全性,我們想確保這是一個多元的生態系統。

十一、Cosmos 的未來

Ryan Sean Adams:在未來 5 -10 年,你認為 Cosmos 會是甚麼樣的,整個 Crypto 生態又會是甚麼樣的?

Zaki Manian:我的期望是,當願景實現時,大多數使用 加密貨幣 的人並不會知道他們在使用甚麼,無論是 Cosmos 的東西,還是以太坊的東西,又或者是 solana 的東西,整個市場不會有攻擊或搶先交易,而是真正的數字市場,我不在乎其他的東西,我只希望我們為 cosmos 建立的工具能夠成為到達這個目標的重要部分,我也認為以太坊在整個願景當中扮演了很重要的部分。所以我們如果能夠成功,我們會有為整個人類提供經濟協作的開源數字市場,這就是我設想的烏托邦。

Sunny Aggarwal:正如我之前提過的,我真的很喜歡有機的哈耶克系統,大概在上個月或兩周前,加密市場超過 50 % 的市值是由 PoS 系統支撐的,這很棒,但我現在在想下一件事,我認為我們能實現比權益證明(PoS)更好的東西,我真的相信我們可以構建一個基於網路信任的共識協議,它要比權益證明(PoS)更去中心化,我不知道,我只是想繼續拆除中心化的系統,並建立更多有機的網狀系統。


聲明:本內容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 CoinVoice 立場,且不構成投資建議,請謹慎對待,如需報道或加入交流群,請聯繫微信:VOICE-V。

來源:Bankless
以太全書
版權聲明:本站原創文章,由 以太全書 2022-10-18發表,共計7012字。
轉載說明:除特殊說明外,本站文章如需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