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廠押注的元宇宙會被Web3先驅們“偷家”嗎?

109次閱讀

下一個十年,在 元宇宙 賽道上內卷的互聯網公司們將不僅會彼此競爭,還要面對外部的「革命者」。

作者:凱爾

原文:《「空城」希壤折射大廠焦慮

元宇宙(Metaverse)被視為下一個十年「最具張力的風口」,海內外叫得上名的互聯網巨頭則是最強勁的追風者,雄心勃勃的 Facebook 在 2021 年直接更名為 Meta,百度在年底造出了希壤。

2021 年起始的「元宇宙元年」已過一年,追風者的成果如何?

Meta 最近的一封內部信暴露窘境,旗下元宇宙產品 Horizon Worlds 連自己的員工都不願使用。海外巨頭的產品不行,國內大廠的狀況如何?百度重金打造的希壤元宇宙平臺同樣缺乏人氣,偌大的虛擬街區儼然一座「空城」。

巨頭追風元宇宙接連碰壁,背後是互聯網行業急於尋找新增長點的集體焦慮。移動互聯網之後,能變革人類生活方式的技術進入向上突破的瓶頸期,互聯網公司的紅利期已過,元宇宙之風恰在這個 節點 吹起。然而,無論是海外的 Meta 還是國內的 BAT 之首百度,都沒能在一年後交出令人滿意的產品。

當互聯網行業的內卷延伸至元宇宙賽道時,競跑者已經不止大廠。祭出「去中心化」大旗的 Web3.0「航海家」們喊著顛覆巨頭的口號而來, 區塊鏈 公鏈的底層上出現了 Decentraland、The Sandbox 等元宇宙平臺,吸得國際品牌紛紛建站。

對於習慣了流量簇擁的互聯網公司來說,真正的焦慮已經不是能不能搞出像樣的元宇宙,而是「下一個十年」裡,流量與資本還能不能把票投給自己。

希壤不「熙攘」

「如果我們都不喜歡自己制造的產品,怎麼能期望用戶喜歡它?」Meta 元宇宙副總裁 Vishal Shah 在內部信中難掩不悅,不悅來自 10 月 8 日一份從 Meta 內部流出的備忘錄,它記錄了公司研發的 VR 社交網路 Horizon Worlds 的部分效果:Bug 太多,連開發團隊也不經常使用。

更直觀的是財報數據。Meta 2022 年第二季度財報顯示,負責實現元宇宙願景的業務線 Reality Labs 營收為 4.52 億美元,虧損額達 28.02 億美元,是過去一年來最差的季度表現。整個 2021 年,該業務線淨虧損超過了 100 億美元。

Meta 元宇宙業務虧損的 2021 年,被稱為「元宇宙元年」,Facebook 下決心 All In,甚至直接摘了「Metaverse」前綴,改名為 Meta。一年內,淨虧損的 100 億足見這家公司投入元宇宙的高成本。

Horizon Worlds 是海外互聯網巨頭構建元宇宙平臺的結果。在移動互聯網時代領先的中國互聯網巨頭,又拿出了怎樣的產品?

登錄莫比烏斯環星球造型的百度希壤元宇宙平臺,一個科技工業風的三維城市初見雛形。但無論上午還是下午,希壤的虛擬街道亦或是各種虛擬的地標建築裡幾乎空無一人。人最多的地方當屬「出生點」,那是新用戶剛進入希壤的地點。碩大的露臺上零零散散立著幾個數字化身,他們大多一動不動,打開麥克風交流,沒人回應。

希壤的馬路上沒有車輛駛過,路邊的廣告牌上登載著數月前的活動廣告。用戶能夠在希壤隨意行走觀看,但也只能行走觀看,元宇宙概念中包含的「與現實世界交互」的特點在這裡並不明顯。

空蕩的希壤街頭

去年 12 月 27 日,百度將 Create 2021 大會放在了「希壤」舉辦,這也是百度打造的元宇宙平臺首次進入公眾視野。然而,希壤首秀一言難盡。據參與者回憶,大會現場時常出現加載過慢和卡頓,如果選擇近景鏡頭,百度創始人李彥宏的演講畫面相當糢糊。

建成接近一年,希壤並不熙攘,人們為甚麼不願意來?

進入希壤幾乎沒甚麼門檻。在百度搜尋鍵入「希壤」,直通客戶端下載頁面,安裝完成後即可體驗。但粗糙的建糢、不夠絲滑的瀏覽都成了用戶拒絕「二次登陸」希壤的理由。

經實際測試,用戶用數字化身在希壤行走時經常會遇到「空氣牆」,前方明明沒有任何遮擋,就是無法通行,但在某些場景中又能直接穿牆、穿車而過,行走、奔跑是數字化身在希壤中的基操,但跳躍是不行的。

B 站 UP 主「剛子」曾在希壤體的驗視頻中發出靈魂一擊,「以百度的技術實力,不應該做成這樣啊。」他認為,希壤建糢的質量、畫面流暢度、人與空間的交互性都與預期有較大差距,「網游都比它做得精細」。

在蘋果 App Store 上,希壤的評分僅有 2.3 分;在 Realme 軟體商店,希壤有 17.5 萬次安裝,但評分僅為 1.6。「希壤有人物,有場景。但人物捏臉不如仙劍奇俠傳類的網游,場景建糢質量不如絕地求生這類游戲。再加上希壤裡沒有游戲可玩,只是參觀實在太枯燥了。」有用戶如此評價。

Meta 旗下 Horizon Worlds 的口碑也不好,海外網友嘴下沒留情,人們吐槽,這個斥巨資打造的元宇宙,整體畫質都不如《堡壘之夜》游戲;所有人的虛擬化身都沒有下半身;創始人紮克伯格的元宇宙形象被批評為「毫無生氣的獃板樣」……

海外也好,國內也罷,互聯網巨頭打造的元宇宙空間一時竟陷入了相同的窘境。

集體焦慮

作為代表中國審定、公布科技名詞的權威性機構,全國科學技術名詞審定委員會在今年 9 月 13 日針對元宇宙,給出了一個學界和產業界的共識性概念:人類運用數字技術構建的,由現實世界映射或超越現實世界,可與現實世界交互的虛擬世界,具備新型社會體系的數字生活空間。

拿產品比照這個概念,目前來看,互聯網大廠做出的元宇宙平臺只是利用了數字技術,距離構建「世界」還很遙遠。

希壤面世的一個月前,也就是 2021 年 11 月,A 股上市公司天下秀發布了「虹宇宙」APP,搶先高喊著「推出了國內第一個元宇宙」,效果最先反映在股價上,天下秀股價接連漲停,市值飆升。但這款主打虛擬房產交易的應用很快被媒體批評為「炒作」,一個月後,「虹宇宙」成了閑魚等平臺屏蔽的關鍵詞,該 APP 對涉及交易的內容進行了下架。

緊接著的 12 月 4 日,網易在創新企業大會開秀元宇宙肌肉,公布了面向元宇宙的技術架構,推出了沉浸式活動系統「瑤臺」。今年 6 月,網易把一場生態攝影展搬進瑤臺,有自媒體體驗後指出,瑤臺內置的虛擬形象只能做系統內設定好的幾個姿勢,走到他人身邊並不能進行對話、交流,而滑鼠點哪裡、人就走哪裡的操作讓人感到僵硬、笨拙,頻繁用滑鼠右鍵調整視角著實「心累」。

掛羊頭賣狗肉、體驗不佳成了國內互聯網公司做出的元宇宙通病。相對而言,百度對希壤的產品力倒是自有「一桿秤」。2021 年 3 月,希壤第一個版本面世時,百度內部將其命名為「-7.0 版本」,副總裁馬傑解釋,之所以版本號是負數,「是因為我們認為最少需要七年時間才能做到交到消費者手中」。

當人們以為元宇宙還需要漫長的等待期時,9 個月後,「-6.0 版本」的希壤被推到了公眾面前。為何如此匆忙地推出並不成熟的希壤?百度沒有解釋。但這個曾排在「BAT」之首的公司幾乎是中國互聯網公司面對新風口時的焦慮縮影。

10 月 14 日,百度在美股的總市值為 370.25 美元,相比去年 2 月 1159.35 億美元高點,跌去了 68.06%。身後的「AT」也在縮水,但股價在對比中沒那麼難看,騰訊控股在港股總市值為 2.39 萬億港元,折合約 3044.86 億美元,是百度的 8 倍多;阿裡巴巴在美股的總市值為 1985.92 美元,是百度的 5 倍多。

錯失移動互聯網風口讓百度在大時代中落伍。在 PC 時代,百度是搜尋引擎領域的霸主,牢牢占據著互聯網的流量入口,百度貼吧一度成為中國網路社區的集大成者。但進入移動互聯網時代後,百度屢次推出的新產品都沒有激起浪花,匿名社交 APP「聽筒」、語音社交 APP「音啵」、視頻社交 APP「一起吧」均未能成為主流,就連百度貼吧也因廣告過多、垃圾資訊充斥而跌落神壇。

相比之下,騰訊有 QQ、微信、王者榮燿,牢牢把控著社交和游戲賽道;阿裡巴巴有淘寶、天貓、支付寶,在電商和移動支付領域占坑,兩大巨頭通過投資布局分別形成了一超多強的互聯網序列,用移動端應用改造著人們的衣食住行。在龐雜的行動電話 APP 中,百度系應用始終難以冒頭。

在轉型的十字路口上,百度開始大力押註 AI,一度被視作能與 Google 在國際市場一較高下的公司。希壤舉辦 Create 2021 大會時,AI 被視作元宇宙的底層,李彥宏聲情並茂地表示,「一個人機共生的時代正在到來,創造者們將迎來中國人工智能黃金 10 年。」百度副總裁袁佛玉也認為,元宇宙是強大 AI 能力與虛擬空間的完美結合,沒有 AI 構建的底層框架,就不可能創造出足夠迷人的元宇宙上層建築。

憑借在 AI 領域的積澱,百度想從元宇宙中重奪在社交、電商兩大賽道中失去的流量,這並不難理解。從結果看,希壤尚未讓百度押了重註的 AI 發揮效用。而在 數字藏品 上受挫、下架了「幻核」的騰訊不再強調元宇宙,重構了一個新概念「全真互聯」。新一代 BAT 的「B」位元組跳動則打算通過收購 VR 公司 PICO 拿到通往元宇宙的「船票」。

內卷加重了互聯網老大哥們的焦慮,但抓住「元宇宙元年」尾巴的公司們尚未滿足用戶的期待。

Web3.0「革命者」

卷到元宇宙的互聯網公司們雖然還沒造出好產品,但對商業糢式的探索已經開始。

截至目前,希壤的版本號來到了「-5.4」,若按照百度的標準,希壤還需要 5 年時間才能成為一個成熟的消費級產品。盡管 C 端用戶難籠絡,但 B 端企業願意埋單。希壤之內,吉利領克、一汽奔騰落成了汽車數字展廳,伊利金典在其中開了一場元宇宙發布會,藍色光標聯合希壤打造了「首個元宇宙品牌商業街」,英特爾科技體驗中心、風語築數字藝術館紛紛落地。據悉,企業們在希壤落地,需要支付場地租賃等費用。

百度旗幟鮮明地將希壤的商業化瞄準了 B 端,推進 VR 教育、VR 雲展會、VR 產業園等業務在元宇宙落地。但問題是,線上的 B 端也得靠 C 端的流量解渴。元宇宙倡導的「新型社會體系的數字生活空間」在希壤裡看不到蹤影,因為互聯網的商業糢式在希壤裡無法被打破,依然是平臺賺 B 端的錢,B 端賺 C 端的錢。

然而,當元宇宙這股風吹起來後,橫在巨頭面前的威脅並不只有同行的競品,要革了巨頭之命的 Web3.0 創業大軍以「元宇宙原著民」的姿態、打著「去中心化」的旗號殺將出來。

這群人認為,互聯網下一個十年需要打破的瓶頸是釋放用戶的數據所有權,流量有權利決定自己的數據向誰授權、被誰使用,用了的人要付費,要分利,互聯網巨頭不能再獨享數據紅利,建立在這個游戲規則上的元宇宙才具有突破意義。

在 Web3.0 創業者的視角下,Web2.0 時代是由互聯網巨頭牽引,絕大多數人不得不使用中心化公司提供的服務,哪怕需要將個人隱私和用戶價值拱手相讓。但如果將元宇宙視為下一代互聯網的應用,你是否還願意讓一個中心化的互聯網巨頭成為這片空間的主宰?

原生於以太坊區塊鏈網路上 Decentraland 第一個說「NO」,它是當下 Web3.0 元宇宙的主要代表形態,主打開放化、不受任何中心實體控制。進入 Decentraland 的用戶不需要註冊賬戶,加密錢包成為主要入口,這個入口的祕鑰掌握在用戶手中,權利與授權規則寫在區塊鏈的 智能合約 裡。

比百度們更進一步的是,Decentraland 已經借區塊鏈構成出一套經濟系統,用戶可使用貨幣意義的數字資產購買土地,獲得所有權,而後便可隨心所欲地開發地塊,構建歸自己所有的數字建築,交易土地、數字商品和數字藝術品成為用戶賺取收益的渠道。

Decentraland 的活躍數據在區塊鏈上真實可查,盡管日活錢包數量(DAW)僅為 622,但搭建在這個元宇宙空間內的智能合約數量已經達到 3553 個,包括地塊交易類、建築類等等。

更令人矚目的是,Decentraland 獲得了眾多國際實體品牌的入駐:三星在內開設了 837 旗艦實體店的虛擬版本,蘇富比在其中推出了線上虛擬畫廊,還舉辦了一場元宇宙拍賣,Adidas、Netflix、雅詩蘭黛等國人耳熟能詳的品牌也都在這個虛擬空間中開始數字化建設。今年 4 月,Decentraland 舉辦了 Metaverse 時裝周,包括 Paco Rabanne、Cavalli 在內的 60 多個國際時尚品牌參與其中。

重要的是,B 端企業在 Decentraland 建站,無需為平臺付費,他們和普通用戶一樣,想在空間內搭建一個建築,需要自己用數字資產買地,然後利用平臺提供的糢塊或品牌開發即可。這就為想要搭上元宇宙順風車的品牌們提供了新的選擇。

本質上,Decentraland 類的元宇宙並不想成為流量的集中站,它更像是一個底層平臺,將流量與需要流量的主體置於同一空間內,如何與用戶展開互動,得靠品牌自己的運營能力。這與現實世界的商業執行邏輯趨同。對照元宇宙「由現實世界映射或超越現實世界」、「可與現實世界交互」、「具備新型社會體系」的特徵,Web3.0 序列下的元宇宙空間似乎貼近。

可以想象,下一個十年,在元宇宙賽道上內卷的互聯網公司們將不僅會彼此競爭,還要面對外部的「革命者」。隨著技術的發展,他們應對的考驗也不再是 5G、VR、AI、區塊鏈這些技術的硬突破,而是思維的選擇:到底要用競爭壁壘給自己貼元宇宙「瓷磚」,還是自我革命構建開放、透明的互聯網底層。

他們的選擇擺在眼前,用戶同樣如此。

以太全書
版權聲明:本站原創文章,由 以太全書 2022-10-20發表,共計5208字。
轉載說明:除特殊說明外,本站文章如需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