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熱潮退去?去年工程師年入150萬 有人跳槽薪資翻倍 如今薪資收緊

116次閱讀

元宇宙 行業正經历從野蠻生長到規範發展的陣痛期。從求職者、獵頭到公司,都明顯感受到了市場的變化。

「去年整個行業有大量的投資方湧入,不缺資金,招聘也很火熱,主力是研發。今年市場行情變化,有些公司在裁員,裁的也是研發。」10 月 16 日,元宇宙行業從業者韓方(化名)向時代周報記者介紹。

元宇宙概念源於美國作家尼爾·斯蒂芬森的科幻小說《雪崩》(Snow Crash)。書中斯蒂芬森將「元宇宙」定義為一個脫胎於現實世界,又與現實世界平行、相互影嚮,並且始終在線的虛擬世界。

現實生活中,元宇宙概念寬泛,囊括的領域眾多。清華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新媒體研究中心發布的《元宇宙發展研究報告 2.0 版》指出,元宇宙是整合多種新技術產生的下一代互聯網應用和社會形態。在社交系統、生產系統、經濟系統上虛實共生,每個用戶可進行世界編輯、內容生產和數字資產自所有。

2021 年被稱為「元宇宙元年」。這一年 3 月,首個將「元宇宙」概念寫進招股書的企業 Roblox(RBLX.NYSE)登陸紐交所,上市首日市值突破 400 億美元。10 月,美國社交媒體公司 Facebook 更名為「Meta」,將業務對準發展元宇宙。國內各大互聯網公司如騰訊、位元組跳動也爭相布局元宇宙業務,概念一片火熱。

同花順數據顯示,2021 年,元宇宙板塊指數從最低 867.03 漲到最高 1496.77,漲幅達七成。但隨著今年行業開始調整,元宇宙概念呈遇冷之勢,截止 2022 年 10 月 17 日,元宇宙板塊指數跌至 987.26,較最高點縮水超三成。

在此背景下,元宇宙行業的用人需求也發生變化。智聯招聘最新發布的《2022 元宇宙行業人才發展報告》顯示,2022 年 1 - 7 月,全平臺元宇宙相關招聘職位數同比增長 16.6%。招聘元宇宙人才的 top5 行業為互聯網 /it/ 電子 / 通信(職位數占比 73.3%)、教育培訓 / 科研(4.9%)、廣告 / 傳媒 / 文化 / 體育(4.8%)、制造業(4.3%)、房地產 / 建築(2.5%)。

當前,國內元宇宙技術的應用仍高度集中在資訊技術產業本身,在教培、傳媒、制造業、房地產等領域逐漸開始滲透,但整體仍處於初期發展階段。

技術人才依舊稀缺

2021 年至今,元宇宙行業的用人需求,經历了從「火熱」到「收緊」的變化過程。

傅斌就職於國內高端獵頭公司 CGL,擔任 DIT 數字洞察團隊合夥人一職,他告訴記者,「目前整個元宇宙的生態還處在奠基階段,芯片、半導體、圖形處理、基礎材料、智能硬件、人機交互、去中心化等等基礎技術層面,依然有著非常旺盛的人才需求。」

傅斌介紹,「整體來看,元宇宙相關人才溢價大概在 30%-50% 左右。其中,做偏底層技術、芯片半導體、硬件、3D 引擎、圖形處理等以基礎技術為驅動的職業類型,今年的溢價相對更高。」

元宇宙行業對芯片、圖形處理等基礎技術層面的人才需求保持強勁,CGL 副總監歐陽旗玉也有明顯感受,「市場對芯片、半導體人才的需求很大,過去兩年,企業招人的訂單需求量大約翻了 2 到 3 倍。特別優質的候選人,在聊的可能有 7 - 8 家企業。」

人才供不應求,價格自然上漲。據歐陽旗玉介紹,2019 年,一名 7 - 8 年工齡的工程師,年薪大概在 60 萬元 -80 萬元之間,跳槽時薪資漲幅不會超過 30%,最低僅漲 5%。但這兩年,同層次的工程師人均年薪增至 120 萬元到 150 萬元,一些緊俏的崗位年薪甚至達到 150 萬元以上。「尤其在 2021 年,有的人可能通過 1 - 2 次跳槽,就實現薪資翻倍。」她透露。

行業人才薪資大幅上漲的狀況,一直持續到 2022 年上半年。歐陽旗玉註意到,到了今年下半年,市場遇冷,企業在薪資方面開始收緊。

歐陽旗玉分析,「一方面是這兩年市場太火了,整個薪資水平其實是很多企業承受不住的,如果接著漲下去,企業用人成本過高,會影嚮公司現金流以及其他方面的研發投入;另一方面,經濟環境變化,在預期沒那麼好的情況下,企業會控制預算。」

部分此前熱門的用人板塊,如今甚至出現人才供過於求的狀況。「優質的人才甚至已經有點過剩了。」CGL 副總監 Louise Xue 負責互聯網科技和消費板塊的人才招聘多年,他註意到,「往年可能很難探索到的高端人才,今年會主動給我們放簡历,但客戶看人才的謹慎程度更高。今年面試的通過率以及候選人的過保率,相對會更加低。」

概念會退潮麼?

元宇宙下屬的金融領域情況也相似。資深獵頭 Shaw Yang 向時代周報記者透露,Crypto、Web3.0區塊鏈 這些領域整體招聘的行情火熱,特別是去年,部分企業大肆擴張招人,僅一家公司發過來的崗位就有幾十個,一個候選人手上可能出現同時有四五個 offer 的情形。

但到了今年,數字貨幣持續下跌,整個區塊鏈行業也受到影嚮,部分公司甚至裁員。

Shaw Yang 稱,雖然整體行情不及去年,但相比於互聯網,人才需求還是比較多的,且出現崗位向海外轉移的現象。「新加坡、迪拜、加拿大等地聚集的人才會相對更多,市場上有很多創業公司和新孵化的項目,他們需求的崗位也會比較多。」她表示。

Louise Xue 也覺察到,今年以來,海外項目對於國內人才的需求增加。「很多涉及區塊鏈、元宇宙的項目集中在東南亞國家,特別是新加坡當地的需求比較大。」

韓方在接受時代周報記者採訪時提到,web3領域目前在新加坡發展火熱,且有大量投資方湧入,他也時常接到獵頭的邀請。「一周大概 2 - 3 個獵頭聯繫我。」他表示。

據其透露,身邊的同事朋友跳槽,薪資漲幅一般為 30%,部分甚至能拿到 50% 以上的薪酬漲幅。對此,他解釋稱,「元宇宙目前發展處於初級階段,跳槽到這個行業的技術開發類人才,一般都是對新事物接受程度較高的人。拿到手的薪資也包括一定的風險溢價。」

韓方介紹,其所在行業,中小公司給研發崗的薪酬加項目獎勵,接近傳統互聯網大廠的月薪。「我們這行普遍還是招有經驗的熟手,應屆畢業生比重很小,主要是研發崗對技術的要求較高,學历要求一般是本科以上,主要考察標準是技術以及項目經驗,對業務層面的理解也要一定的要求;年齡要求沒有互聯網嚴格。」

今年 6 月以來,國內外的元宇宙領域都發生不小的變化,從 NFT 平臺、區塊鏈、虛擬社交到區塊鏈游戲等多個元宇宙賽道接連出現負面消息。

6 月 29 日,市場消息稱,加密貨幣 平臺 火幣 開始裁員。7 月 15 日,全球最大 NFT 平臺 Open Sea 聯合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 Devin Finzer 宣布,目前該公司已裁員約 20%。9 月 2 日,社交媒體公司 Snap 傳出消息,公司正在解散其 Web3 團隊以削減成本,專註於社區增長、收入增長。

國內也有多家開放二級市場交易的數藏平臺發布清退或暫停交易通告。據媒體統計,僅 9 月份,就有 21 家數藏平臺發布清退公告。

「這個是行業發展的正常現象,傳統互聯網行業早期發展也經历過亂象頻發到走向規範的過程。」在韓方看來,「元宇宙裁員、降薪一方面是這個行業確實有太多騙投資方錢的垃圾項目不行了,主要還是今年資本市場不景氣,大量的資本退出了這個行業。而目前元宇宙發展還處於基礎建設的階段,大量項目是沒有盈利能力,團隊只能裁員降薪。」

傅斌則認為,「元宇宙」或許是下一個「生態級」行業,現階段依然在發展初期,沒有人會知道十年後這個行業會怎樣。「對於所有人來說,入局這個領域,必定是看好這個方向,新的探索必然帶來快速的調整。」他表示。

中國移聯元宇宙產業委執行主任於佳寧近期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從元宇宙概念爆紅開始,市場就非常期待落地,希望出現一個代表性的應用讓用戶全面進入元宇宙,甚至短期內就產生巨大的產業價值。但實際上目前仍然是元宇宙發展的「奠基期」,不太可能在未來一兩年之內就看到非常成功的元宇宙產品,市場對新趨勢的反饋都會存在一段時間的陣痛期。

以太全書
版權聲明:本站原創文章,由 以太全書 2022-10-21發表,共計3088字。
轉載說明:除特殊說明外,本站文章如需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