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T 版稅之爭:18 億美元背後的極限拉扯

160次閱讀

撰文:Sal Qadir、Gabe Parker,分別為 Galaxy 研究合夥人和研究員

編譯:派蒙,Foresight News

NFT 不斷發展,版稅的未來卻依然懸而未決。

全網已經向基於以太坊的 NFT 集合的創作者支付了價值超過 18 億美元的版稅。此外,在 OpenSea 這個迄今為止向創作者支付最多版稅的平臺上,向創作者支付的平均版稅比例在過去一年中翻了一番——從 3% 一路飆到 6%。包括傳統玩家和 加密貨幣 原生組織在內的 NFT 主要品牌,已經從二級銷售產生的版稅中獲得了數億美元的收入。事實上,僅 10 個實體就占了所有版稅收入的 27%,482 個 NFT 系列占了迄今為止所有版稅收入的 80%。然而最近在更廣泛的加密貨幣社區卻出現了反對版權糢式的聲音,他們認為「版權」威脅到 NFT 誕生之初的價值主張。而現實情況是,版稅並不是在加密世界中繼承鏈上永久性的原生產物。

研究方法論

包括開篇的 18 億美元版稅收入和實體 / 收藏級指標等在內的全部數據,都是使用 Flipside 的數據表計算的。在這些計算中引用的具體數據源是 Flipside 的 ethereum.core.ez_nft_sales SQL 數據庫表,並從中提取創作者_fee_usd 參數大於 0 的記錄。然後再手動輸入 Flipside 中 collection-level NFT 的版稅,用於最後生成前十位「版稅收割機」圖形。

版稅的運作原理

NFT 版稅一直是 NFT 交易中不那麼透明的一個維度。首先,版稅由賣家而非買家支付,類似於房地產交易的傭金系統。其次,版稅並沒有在代幣或合約層面有代碼支撐。具體來說,智能合約 的轉移機制(如以太坊的 transferFrom() 函數)不能被用來計算所需支付的版稅,因為當收集者在他們自己的錢包之間轉移 NFT 時也會使用這些函數。將 NFT 版稅編入智能合約的唯一方法是,程序增加輸入參數,用於判斷所有者行為,到底是執行自己錢包之間的轉移,還是與買方錢包的交互。這也就意味著,如果不引入諸如中介之類的管理手段,進行集中管理,跟蹤錢包和資產的所有權,或通過根據用戶行為撤銷用戶托管資產的功能,破壞數字資產的自我主權,這種程序層的行為識別,是無法確保真實的。此外,即便是在合約中加一條程序,即便是強迫用戶為「洗清犯罪嫌疑」額外繳費體驗不佳,NFT 仍然可能被封裝進合約中從而在交易過程中避免繳納額外的 NFT 版稅。

在最新一期的「The Chopping Block」中,Dragonfly 的 Haseeb QureshiMagic EdenZhuoxun Yin 討論了成功完備的版稅繳納系統、去中心化和圖靈完備性之間的三難問題。成功優化這三個屬性目前是不可行的,這也是 NFT 版稅尚未在代幣或智能合約層面實施的關鍵原因。

正因為在智能合約層面上的技術難題,版稅一事成了 NFT 市場強制執行的準則。換句話說,版稅是由社會規範強制執行的,市場實際上是代表創作者收取版稅作為其持續創造的激勵(類似於小費)。因此,大多數 NFT 市場已經實施了版稅支付解決方案,以便用持續的收入流來吸引創作者。這在 NFT 市場發展的早期階段尤 e 為 i 重要,因為協議需要安撫市場的雙方,即創作者和收集者。而現在,由於 NFT 空間在過去兩年裡已經非常成熟,市場已經做出了相應的調整。如上所述,一些市場如 SudoSwap 已經完全取消了版稅支付,以吸引盡可能多的流動性。

OpenSea 目前占 NFT 市場交易量的 80% 以上,其版稅分配方法是目前市場上最常見的框架。在這個框架中,創作者的版稅是由 NFT 級別定義,必須由藏品所有者在 OpenSea 的藏品級別設定中進行設定。在這個過程中,創作者還要把一個錢包地址與收藏品聯繫起來,該錢包將用於為定期(通常每隔幾周)從 OpenSea 接收應計的版稅。版稅一般從 2.5% 到最終銷售價格的 10% 不等。賣方總是同時支付版稅和 OpenSea 在每筆交易中收取的交易費。這些通常只是估算價格,真正交易過程中買家只需支付 OpenSea 所報的 NFT 的價格(或中標的拍賣價格)和 gas。

摘要

NFTs 徹底改變了創作者和消費者之間的經濟關系,產生了創作者二次銷售版稅的概念。在這一概念出現之前,藝術家只從其作品的一級銷售中賺錢。這種經濟糢式導致作品極具革命性的先鋒藝術家無法無法隨著其作品認可度的增加而獲得更多收入。舉個最為極端的例子,著名藝術家梵高,一生都在與貧困作鬥爭,在他去世前幾個月,他只在比利時以 400 法郎的價格賣出了《紅色葡萄園》。雖然他在生前籍籍無名,但從後世人的視角來看,梵高無疑是历史上最著名的畫家之一,更是在死後創造了超過 6.7 億美元的二次銷售量。不難想象,在這個世界上,假如梵高能夠從二次銷售中獲得一筆版稅,這一持續的收入流完全可用於完成他的遺願(如藝術教育計劃)。

一方面,NFT 版稅是創作者可以通過其作品的持續成功獲得額外收入的途徑。這種商業糢式對數字藝術家和音樂家來說尤其有利,他們历來難以從畫廊和唱片公司等傳統分銷渠道中收回利潤。另一方面,加密社區中的一些人越來越相信買方應持有 NFT 的完全所有權,且向創作者支付的版稅全無公平可言的。至關重要的是,NFT 版稅目前由市場本身強制執行,而不是硬編碼到發行的智能合約中。加密空間的去中心化性質催生了各種 NFT 市場結構,這些結構將免版稅的 NFT 交易作為核心價值主張。

最近,在市場層面對 NFT 版稅執行的持續質疑,促使 NFT 生態系統中的主導者出現了一波變革浪潮。DeGods 生態系統最近從其所有附屬的 NFT 收藏(如 DeGods,y00ts)中刪除了版稅。盡管 DeGods 的創始人 Frank 在 Twitter 上多次為為版稅存在的合理性辯護,且仍認為版稅是 NFT 收藏品運營商和持有者之間最好的激勵調整機制,但這一舉措還是發生了。雖然 OpenSea 在現階段還在觀望,但如 x2y2 之類的小 交易所 也已經採取行動改變版稅支付(或取消版稅)此外,Solana NFT 市場的巨頭 Magic Eden 做出了有爭議的轉變,使其平臺上的所有版稅完全可有可無。考慮到 Magic Eden 在 2022 年 9 月宣布了 MetaShield,這是一個有爭議的工具,旨在改善版稅的執行,Magic Eden 在消除版稅方面的最新舉措尤其值得註意。

在這場辯論中,雙方都有令人信服的觀點。雖然特許權使用費已被證明是收藏家的一個可靠的收入來源,但在智能合約層面,它們是無法強制執行的,無特許權使用費的市場的崛起就證明了這一點。NFT 社區似乎在支持特許權使用費的意識形態上存在分歧,一些人認為特許權使用費有利於 NFT 生態系統的健康發展,另一些人則認為特許權使用費是剝削性的,沒有必要。鑒於在潛在的收入流方面的巨大利害關系,這個問題有可能在未來幾年內對 NFT 空間留下長期影嚮。在本報告中,我們將從多個角度研究 NFT 版稅問題,並提出我們認為這一關鍵問題將如何實現。

NFT 版稅簡史

與 NFT 空間本身相比,NFT 版稅是一個相對較新的現象。CryptoPunks 被認為是 10,000 件生成 PFP 的教父,其在 2017 年首次亮相時從未徵收過版稅。官方 CryptoPunks 交易所是 Punks 交易的唯一市場,且至今仍然不對二次銷售徵收任何版稅。CryptoPunks 的創建者 Larva Labs 則選擇了另一種商業糢式,他們選擇持有 1,000 個 Punk,通過偶爾出售以產生收入流。

隨後,Yuga Labs 於 2021 年年中憑借其 Bored Ape Yacht Club 系列沖入 NFT 領域,並在此過程中展示了以版稅為驅動的商業糢式的經濟引力。雖然 BAYC 在 2021 年 5 月推出時僅獲得了 220 萬美元的主要銷售額,但該系列通過 BAYC 每筆交易的 2.5% 收取版稅,為 Yuga Labs 贏得了 5400 萬美元的二次銷售收入。迄今為止,Yuga Labs 從其所有系列中獲得了驚人的約 1.4 億美元的版稅。其他 NFT 項目註意到了 Yuga 版稅糢式的成功,並制定了 2.5% 的版稅作為行業默認標準。隨著 NFT 市場在 2021 年下半年持續升溫,在 AzukiDoodles、CloneXMoonbirds 等系列的支持下,2.5% 的行業標準很快躍升至 5%。Yuga Labs 也順勢提高了版稅,他們推出了 5% 版稅的 Otherdeeds 系列,並將 Meebits 從 0% 的版稅改為 5% 的版稅。自 2022 年 4 月推出以來,僅 Otherdeeds 就為公司帶來了 4400 萬美元的二次銷售收入。

Otherside 銷售狂潮以來,版稅就一直呈上漲趨勢。例如,Goblintown 發布了一個完全免費的收藏品,設計靈感來自於 Twitter 上的 viral meme campaign。在「反 Discord、反 Roadmap、反 utility」的精神面紗背後,Goblintowns 悄咪咪地對所有二級銷售收取在高達 7.5% 的版稅,這最終為團隊帶來了約 700 萬美元的收入,而這個讓 Goblintowns 賺得盆滿缽滿的藏品系列不過是一個回憶錄而已。最高版稅大概是 metaverse 系列中的 NFT Worlds,盡管 NFT Worlds 土地交易從历史高點下降了 94%,且平臺日活用戶僅有 235 人,但高達 9.5% 的版稅,仍然為團隊掙到了 1500 萬美元的淨收入。鑒於收藏品表現不佳,用戶增長乏力,一些社區成員已經對項目創始人繼續收取版稅頗有微詞。

席卷而來的 熊市 對 NFT 價格和數量都產生了極大的影嚮,用戶對價格的敏感度也隨之提升。市場也開始反對通過收取版稅的方式賺取持續的收入,盡管尚未實現這一雄心勃勃的願景,但市場大環境中持續醞釀的不滿,加之市場結構的近期創新,最終點燃了 NFT 市場「反版稅運動」的高潮。

眼前的風暴

誕生於 2022 年 7 月 的 SudoSwap 是 NFT 空間中反版權運動的引路人,其利用 AMM 進行 NFT 交易(類似於 Uniswap 對可替代代幣的工作方式)。他們使用的 AMM 糢型的目標是改善 NFT 的流動性和市場制造,同時盡量減少費用。SudoSwap 不僅收取相對較低的 0.5% 的交易費(相比之下,OpenSea 的交易費為 2.5%),他們也不支持任何收取 NFT 版稅藏品。雖然 SudoSwap 的交易糢式對 floot NFT 最有效,但他們的核心價值主張已經深受那些盡可能提高其利潤率的賣家推崇——賣家不需要在版稅和平臺費上蒙受最多高達 12.5% 的損失,而是保證在每筆交易中最多只需支付 0.5%。

在 SudoSwap 成為 NFT 交易首選地之後,Gem 也發現了商機。去年 4 月被 OpenSea 收購的 Gem 是一個 NFT 市場聚合器,幫助用戶以最低價格在各交易 Sweep floor NFT。Gem 開始將 SudoSwap 納入其聚合器列表,這個再自然不過的小舉動,讓整個 NFT 領域將 Gem 與 SudoSwap 的整合理解為 OpenSea 的某種認可。不久之後,另一個 NFT 市場 x2y2 也開始效仿,讓買家和賣家可以自主選擇選擇支付版權費。在 x2y2 取消 以太坊 鏈上 NFT 的版稅的同時,Yawww 在 Solana 發布了一個公告,舉措同 x2y2 相同,使版稅成為可選項。隨後,仲夏登場的 HadeSwap,直接在 Solana NFTs 交易中抄了 SudoSwap 無版稅 AMM 的作業。截止到 9 月,從以太坊 NFTs 開始的免版稅運動,在 Solana NFTs 上掀起了另一重風暴。

Magic Eden 历來占據 Solana NFT 市場約 90% 的市場份額,其主導地位受到 Yawww 和 Hadeswap 等免版稅替代品興起的挑戰。Tiexo 的數據顯示,Magic Eden 的市場份額在 10 月份開始急劇下降,在幾周的時間裡從約 90% 下降到低至約 60%。Magic Eden 為了「江湖地位」迅速反應,宣布他們也在平臺上引進版稅選擇權,以便與這些快速崛起的挑戰者公平競爭。自公告發布以來,Magic Eden 的市場份額已經回升至之前的 90% 左右。

有趣的是,與以太坊 NFT 生態系統相比,Solana NFT 生態系統對這場持續的版稅之爭似乎更為敏感,這一點得以在 Magic Eden 的市場份額在取消版稅之前的巨大流失證明,相比較而言而 OpenSea 的市場規糢的份額損失要小得多。一個可能的解釋是,Solana NFT 交易商的僱傭性質更強,他們往往是認識到利潤源於換手和炒作者,而不是長期持有者和零售用戶。在以太坊方面,買方動機則是「持有更多高美元價值的收藏品」,如 Fidenzas 和 Punks,他們可能更感興趣的是在這些稀有的收藏品中顯示地位和儲存價值,而不是為了快速獲利而瘋狂炒作它們。換句話說,一星半點的版稅根本不可能動搖這些高淨值用戶繼續謀取「高社會地位」的決心。

Fidenza 和 QQL 生成藝術收藏品的創建者 Tyler Hobbs 認為以太坊的 NFT 社區行為與 Solana 的 NFT 社區有本質上的不同。Hobbs 表示」嚴格的藝術家和收藏家傾向於在以太坊,而非 Solana 進行創作。因為這是對這些系統更好的測試,創作者在以太坊上會有更激烈的抗爭。」到目前為止,Hobbs 認為以太坊的 NFT 社區將為維護版稅權利而努力鬥爭的觀點似乎是正確的,因為執行版稅的 OpenSea 仍然是主流平臺。除了個人創作者之外,如果不再執行版稅,像 Nike、Guccis 和 Adidas 這樣的大品牌也會失去數千萬美元的潛在收入。這些大規糢的傳統機構和知名創作者也將努力爭取從以太坊鏈上的 NFT 中保留由版稅驅動的收入流。

版稅之爭

在正在進行的「版稅戰爭」中,出現了兩種主要的思想流派。贊成方指出,因為項目通常以較低的初級銷售額開始,但在發布後的幾個月內獲得普及,因此隨著他們的項目越來越受歡迎,創作者有可能隨著時間的推移賺取更多的錢。

DeGods 和 BAYC 是 NFT 收藏品的兩個明顯例子,發行伊始主要銷售數量很少,卻在不到一年的時間內就進入各自生態系統的上層梯隊。版稅的支持者擔心,取消版稅會使 NFT 空間回到傳統創作者激勵結構的如梵高所經历的黑暗時代。

另一方則聲稱,如果沒有強制執行機制,版稅根本不可能在鏈上實行,所謂「強制」就是對 區塊鏈 諸多優勢的無情否認。甚至連 Solana 的創建者 Anatoly Yakovenko 也承認,在代幣層面上執行版稅的唯一可行方法是重構所有權概念。在他看來,NFT 的所有權可以在用戶和創造者定義的智能合約之間分割。這將允許創造者的智能合約實施特許權使用費,並授予他們權力,在用戶未能遵守代幣的智能合約中規定的特許權使用費參數時,剝奪用戶的 NFT。這種結構對自我主權的概念有明顯的隱患,許多人認為這與 NFT 的整個目的是背道而馳的。版稅反對者還認為,NFT 領域的收集者對價格非常敏感,會越來越青睞提供最低費用的市場。在他們看來,爭取版稅是不切實際的,不可避免地擺脫版稅意味著創作者將更好地發展更可持續的商業糢式。

幾個主要的 NFT 參與者已經提供了解決或加強版稅執行的解決方案。

已經實施的措施:

Tyler Hobbs 的 QQL mint card 是第一個在智能合約層面避免 0 版稅進行交易的主要 NFT 項目。此功能是通過一個黑名單過濾合約來實現的,在交易驗證時,檢查 msg.sender(試圖購買 NFT 的人)是否在被屏蔽的用戶名單上。如果 msg.sender 收件人檢測到黑名單用戶,交易將自動失敗。這也就意味著 Hobbs 將現在市場中的版稅加入黑名單。QQL 項目讓人們註意到,如果 NFT 市場有特權決定是否遵循版稅制度,那麼 NFT 創作者也應該有特權決定哪些市場可以銷售他們的藝術品。

盡管 Magic Eden 後來改了主意,但他們最初試圖用一個名為 MetaShield 的工具來打擊 0% 版稅運動。這一可選功能允許創作者跟蹤和識別列在 0% 版稅平臺上的 Solana 原生 NFT,如 Yawww。通過 MetaShield,這些項目的創作者可以故意修改那些試圖繞過版稅支付的 NFT 的元數據。MetaShield 工具不僅可以糢糊或擦除 NFT 圖像,甚至還為買家建立了一個懲罰制度——如果買家購買了可以避開版稅並被屏蔽的 NFT,將為未支付的版稅積攢一筆債務。必須支付這筆債務才能 “ 解除 “NFT 圖像的保護。盡管 Magic Eden 因這一買方責任制而受到譴責,但該公司澄清說,這是為為表達對創作者權利的認可而設定的機制。

Manifold 是最值得關註的 NFT 智能合約開發商和工具提供商之一,它為版稅分配危機提出了一個令人大開眼界的解決方案。Manifold 與 OpenSea、Rarible、Nifty Gateway 和 SuperRare 合作,推出了一個鏈上合同,使市場易於遵守項目所需的版權費。Manifold 正在解決的關鍵問題是,創作者必須在他們的 NFT 交易的每個市場中手動更新他們所需的版稅百分比。而這一機制的問題在於,新生的交易所並不能有效感知 NFT 版稅偏好。此外,如果創作者的版稅偏好發生變化,他們還需要在每個交易所手動更新其首選版稅。Manifold 正在通過創建工具,讓創作者在鏈上更新他們的偏好,從而使這個繁瑣的過程標準化。Manifold 將此稱為版稅註冊合同,它使以前不支持鏈上版稅的智能合同能夠輕松地添加類似功能。雖然「版稅登記處」不一定有助於版稅的執行,但它們確實使開發者更容易以鏈上方式遵從創作者的現有版稅偏好。這種方法與「EIP-2981:EIP-2981: The NFT Royalty Standard」中最初提出的觀點非常相似。

展望、結論和潛在解決方案

NFTs 雖然仍在不斷發展,版稅的未來卻依然懸而未決。雖然數據表明,以太坊 NFTs 仍然有強大的用戶群體願意支付版稅,但免版稅的市場在短時間內顯示出如此驚人的增長,有一點是肯定的:隨著行業利益相關者對這個有爭議的問題的利弊進行權衡,NFT 創作者未來的收入流始終無從界定,只有時間能證明,創作者是否繼續從二次銷售中獲益,或者他們是否會因為「純」所有權糢式而失去潛在的收入。隨著這個充滿活力的市場繼續增長和成熟,觀察利益相關者如何仔細考慮這個正在進行「戰爭」以及潛在長期解決方案實在有趣。一些潛在的解決方案包括以下幾種:

買方溢價 :在 Beeple 看來,將版稅支付的責任從賣方轉向買方是非常有意義的。由於買家正在尋求進入 NFT 生態系統的機會,或是使用一些可以基於 NFT 實現的額外功能(如訪問 Discord,為了獲取獎勵而進行質押,或者玩游戲等等),買家可能更願意支付版稅。同時,上述所有用例中,版稅支付可以在授予用戶訪問權之前進行程序層檢查。從賣家視角看,因為他們正在出售一個藏品,則更不願意在退出的 節點 支付額外的費用。賣家在為 NFT 尋價時「唯利是圖」也無可厚非。這種態勢則是由於 NFT 炒作者愈演愈烈,因為他們 NFT 頭寸做多做空的行為,僅僅源於對利益的追求。

市場平臺垂直整合:當 Crypto Punks 在 2017 年首次亮相時,他們只能在 Larva Labs 的市場上購買或出售。通過控制市場,Larva Labs 能夠執行自己的版稅政策(0%)。今天,Yuga Labs 和 RTFKT 都在建立自己的市場。這種垂直整合的趨勢與過去十年電商發展趨勢有許多相似之處,即直面消費者的崛起。舉個例子,亞馬遜對標 OpenSea,分銷最大化,利潤率最小化,而在 Shopify 上擁有自己的店面的公司可以保留更多的利潤率。雖然垂直整合的市場平臺不太可能占據 NFT 交易市場的大部分份額,但這一趨勢可能會確保某種程度的版稅徵收始終存在。

其他收入來源:在版稅不再有保障的情況下,一些收藏品可能會蒙受收入壓力,「訂閱」就成了維持創造者收入的可靠商業糢式。有收入壓力的藏品可以通過商品銷售或加密貨幣以外的諸如現場活動、餐廳、電視節目、游戲、電影等實現藏品 IP 的貨幣化。雖然從長遠來看,「訂閱」迫使生態系統「從長計議」,對 NFT 或許產生一定正面影嚮,但失敗的嘗試也勢必存在。當主營業務收入之外的收入流存在時,問題的關鍵就來到了「NFT 存在的目的是甚麼?」如果 NFT 收入流像實體經濟一樣,那麼這種方法在邏輯上是合理的。然而,那些認為 NFT 藏品屬於去中心化社區且不應該以盈利為目的的人可能會對這種趨勢感到失望。

提高鑄幣價格:減少版稅的最簡單方法則是增加銷售收入。這種方法可能只對有成功經驗的成熟的 NFT 生態系統有效。然而,我們確實看到,隨著時間的推移,正如我們看到在過去的一年裡,鑄幣的價格或許會像版稅那樣也呈上升趨勢。然而,由於不合理錯的激勵機制,這種提高鑄幣價格的趨勢也可能導致騙局的增加——新項目在前期能夠籌集到更多資金可能導致團隊不太願意在長期內持續提供價值。

累計退版稅制度:最初由 jota.sol 提出,這種方法與历史書上的累積退稅制度有點類似。隨著商品的價值提升降低其徵稅比率。在 NFT 體系中,一個特定的 NFT 價值越高,一般出售時徵收的版稅比例就越低。這種方法隱含的經濟原理是拉弗曲線,Curve,它假設稅收的邏輯極端值在創收方面都產生次優結果。換句話說,在拉弗曲線上可能存在一個大於 0% 且大多數交易者願意支付的版稅費用比率。

強化鏈外效用:這與 Tyler Hobbs 和 MetaShield 的舉措類似,但它完全專註於鏈外使用情況。核心思想是,許多用戶購買 NFT 是為了訪問鏈外的資源(如游戲、賭註平臺、Discord 伺服器等),這種方法將簡單地根據 NFT 所有者是否支付版稅對該資源進行訪問把關。已經可以從 NFT Discord 伺服器中看到了這一點,參與者身份由支付版稅維護,執行機制通常通過檢查 NFT 是否在免版稅的交易所(如 x2y2)購買,如 x2y2,將那些利用免版稅交易所購買 NFT 的人「公開處刑」,買家有可能遷移回實施版稅的交易所,以保留其 NFT 的應用附加價值。

以太全書
版權聲明:本站原創文章,由 以太全書 2022-10-25發表,共計8697字。
轉載說明:除特殊說明外,本站文章如需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