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O 發展博弈:如何實現 Web3 治理烏托邦

122次閱讀

隨著 Web3 發展勢頭的高歌猛進,行內人士對管理去中心化協議的討論逐漸興起。高度開放、權利自主的自治組織一直為人們所期盼。今天,我們將進一步聚焦 DAO 的發展現狀,思考當下面臨的 治理 難題和困境,並尋求面向 Web3 的 DAO 運作發展路徑。

 DAO 自身運作的局限性 

成員新舊替換

Griff Green 作為 2015 年就進入 DAO 領域的專業人士,曾在 The DAOist CDMX 2022 上發表演講時提到,「幾乎每個 DAO 都存在技術官僚的現象。在大多數 DAO 中,最高決策權由很小一部分人掌握,他們擁有可以一票否決任何事情的權力。」

在實施代幣加權 投票 時,DAO 的權力掌握在少數人手中 。作為創始人往往能夠在最先搶跑的投資中占據更多的治理代幣。雖然,作為發起人對於 DAO 的運作發展起到了「先驅者」的作用,但是根據其影嚮力所對應的投票權配比標準缺乏清晰的認定與考察。 這不免讓後來跟進的社區成員對治理代幣分配產生疑慮,也會打擊到他們持續做出貢獻的積極性。

無論在 Web2 還是在 Web3,在 DAO 中,相比有 400 人參與核心治理,如果僅有 4 人參與核心治理的話,風險則會大得多;如果想要社區健康長久的發展,讓新人參與到社區的治理中也非常重要。這關乎 DAO 運作的公平性,也讓不少身處其中的人士思考其會否演變成一場「權力的游戲」。

穩定與發展博弈

當人們寄希望於 DAO 的運作能夠實現去中心化和信任最小化時,往往會忽略掉這兩者本身就存在著矛盾分歧點與力量博弈。DAO 如何能夠實現在穩定的治理機制下,滿足各成員的發展需求?這是諸多開發者和專業人士長久思考的命題。

如果為了規則和體系的穩定,按照協議要求優化 DAO 的有關功能,這可能意味著固定框架束縛了本可以被激發的創造活力,社區成員的創造性被消磨,陷入怠惰和被動。如果超越原始協議實現新的發展和規則制定,那有可能出現「無序治理」或帶來新的未知風險挑戰。究其本質而言,還是 DAO 的技術願景本身充滿著理想色彩,但在實際操作過程中無法脫離客觀外部因素的種種影嚮。

知識型專家依賴

DAO 是基於 區塊鏈 技術作為底層邏輯架構起來的,但對於整個行業來說僅有少數人真正能夠透徹理解 DAO 智能合約 和相關技術原理。尤其是在一些商業類 DAO 提案中,法律專家、商業投資人士往往更具有話語權,他們能夠從商業經濟發展環境和現有政策條律出發作出鞭辟入裡的分析和判斷,由此,社區內部討論分析時就會形成對這一專業群體的傾向型決策依賴。

倘若有些提案討論分析時,沒有這些專業人士在場呢?那麼 DAO 提案的風險和收益將無法被專業衡量與估計,轉而交到更多治理代幣和話語權重的參與者受眾。這讓人細思究竟是一場群氓的智慧,還是群體性的迷失。

如何讓 DAO 更好地運作 

鑒於 DAO 社區的成員流動性、發展爭議性以及專家型人才依賴,不少組織也在探索著如何讓 DAO 更加科學規範地運作,從而滿足各項技術要求和用戶要求。Ostrom 曾提出過公地治理制度設計八項原則,時至今日依舊可以成為我們思考 DAO 治理優化完善的重要指導理念。

  • 清晰界定邊界;

  • 占用規則、提供規則、當地條件一致;

  • 集體選擇;

  • 監督和制裁;

  • 分級制裁;

  • 沖突解決機制;

  • 對組織權的最低限度的認可;

  • 嵌套式組織。

讓身處 DAO 中的人、越是接近問題與沖突核心的人解決問題,是面向 Web3 時代實現 DAO 完善優化的關鍵點。其實,優化當下 DAO 治理的難題與困境,關鍵是解決權力與邊界、效率與公平、穩定與創新的關系。

權力:合理分配的投票占比

首當其沖的便是少數權力掌控者的投票比例與話語權重問題。劃分確切的邊界和規則已是迫在眉睫,據 PAData 數據顯示,投票人數最多的 DAO 是 DAOstack 上的 Genesis Alpha,共有 128 個投票人;餘額高且提案數多的 9 個 DAO 中,投票數最多的是 DAOstack 上的 dxDAO,共有 107 人。其投票人數超過其他 DAO 兩倍以上。可見高投票通過率的背後,是「少數人」的贊成票。

不僅如此,據 Deep DAO 統計,在 9 個 DAO 中,每個通過提案的平均投票總額差距懸殊。dOrg 和 dxDAO 上平均通過一個提案需要 10 萬美元以上價值的票 ,而 Aragon Network Budget、Aragon Trust、Airalab 上平均通過一個提案只需要 不到 5 美元 即可。如果權力和金錢的博弈在 DAO 提案投票環節占據決定性地位,那麼依舊會是當下的運作環境持續走向下坡路。

激勵:公平獎勵的正向反饋

其次,對於 DAO 的發展與人員激勵來說,為了進一步克服專家型知識依賴,讓更多能人志士發揮才幹並獲得合理科學的獎勵,仍然呼喚著公平、分級、規範的報償制度,以此才能讓社區的貢獻者做出持續貢獻,並積極地參與活動和認領任務。

比如,BanklessDAO 用原生 Token 獎勵活躍貢獻者,以一套複雜的成員間相互評價機制來由每個成員決定其他成員的貢獻,最終分配獎勵。

隨著社區 DAO 內成員越來越多時,還可以考慮提前規劃好發放流程 (比如申請人員名單——申請填寫表格——審核程序——發放獎勵公示) 和規範化(考慮設定智能 AI 系統),並且規則可以根據 DAO 的發展情況而改動,從而減少人為的幹擾和發放激勵的嚴重滯後性)。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有序流動的獎勵激勵制度,也能讓 DAO 內可能發生的提案沖突、效益公平問題得以解決。

借鑒:協同經濟框架的啓示

除此以外,Jeff Emmett 和 Michael Zargham 在 2019 年基於 Elinor Ostrom 的理論研究思考的全新的 DAO 糢式,或許能夠為我們打造 Web3 真正民主的治理環境以新的啓迪。這一糢擬被稱為「協同經濟 (collaborative economy) 框架」,其包含了以下六個步驟(方向):

1. 創新思維

有一位「先驅者」率先提出 DAO 的整體方案和思路糢型。

2. 創建社區

構建雙代幣系統——聲譽代幣和流動性代幣,由此構建的社區投票權力由成員的貢獻性和忠誠度作為衡量標尺。

  • 聲譽代幣:採用自主推薦的方式,DAO 內成員以去中心化的方式公開推舉做出過重要貢獻的人,被推舉者將獲得積分兌換聲譽代幣,用於投票。

  • 流動性代幣:篩去趨利的投機者,留下真正想要創造價值的人,量化資本成為投資人的潛力。

3. 技術願景與價值觀

由社區共同決定 DAO 的使命、願景和價值觀。社區組織頭腦風暴會,大家在同一起跑線上共享討論,真正做到人性化的去中心化。

4. 確定可視化糢型

通過投票搭建經濟糢型,幫助非技術人員快速融入,可及性和可讀性便於提高決策的公開性和透明度。

5. 培育卓越社區文化

社區成員們在數月內了解並參與了整個體系的建設過程,形成了足以對抗技術官僚主義的文化韌性,當社區每位成員都切身融入並受到教育,技術官僚主義將不攻自破,從而實現 DAO 真正意義上的民主和自由流通。

總結 

DAO 是一種創新型工具,更是實現信任最小化的社區交流治理糢型,但是我們不能高估其所發揮的治理效應,以及對其產生過高的治理期盼。技術善治,更依靠「人智」,Web3 的發展越來越呼喚讓創建者有能力嘗試更加靈活的治理機制,讓每位活躍於社區參與的用戶更有機會影嚮治理機制的底層協議。

由此,我們或許不應將眼光投及於產出花樣繁多的 DAO,而是思考如何設計更為 人性化、民主化、透明化 的新型治理糢式,從而在DAO 的發展過程中為其註入源源不斷的活力,成為更多人信賴和認可的底層支持。

參考文獻:

一文讀懂 DAO 以及 Web3 治理的挑戰

Griff Green:如何打破 DAO 的技術官僚困局

DAO 治理糢式仍表現集中化特點!與發展願景背道而馳?諸多問題仍需解決!

https://juejin.cn/post/7116461417137438750

通過全新 DAO 運營方式建造不可複刻 AUM 資管壁壘 https://juejin.cn/post/6903769834824138759

 

以太全書
版權聲明:本站原創文章,由 以太全書 2022-10-26發表,共計3135字。
轉載說明:除特殊說明外,本站文章如需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