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幣和以太坊的抗審查性

129次閱讀

八月初,美國財政部海外資產控制辦公室 (OFAC) 決定將 Tornado Cash 添加到制裁名單中的消息將抗審查的問題放到了聚光燈下。為免除相關刑事責任,RPC 服務提供商 Alchemy 和 Infura 限制了對 Tornado Cash 智能合約 數據的訪問,Circle(USDC 發行商)也將制裁名單上的錢包地址列入黑名單。黑名單列出的地址也同樣遭到了例如 Aave 等 Defi 協議的禁止,但用戶仍然可以交互一些智能合約,不過需要許多額外步驟和一些技術方面的專業知識。

這讓我們思考一個更加普遍的問題:區塊鏈 在協議層面會被審查嗎?以太坊社區已經出現對協議級別審查的擔憂,66% 的信標鏈驗證者在合並後對於 OFAC 法規表示很敏感。如果超過 1/3 的驗證者(按權益權重)被以任何形式進行審查,以太坊鏈將無法正常執行。

在本文中,我們將通過三個關鍵問題,比較 BTC(POW)和 ETHPOS)在抗審查方面的表現,最後再給出我們的思考。

「審查」的定義

在最近的 Bankless 播客中,Justin Drake 定義了兩種不同類型的審查:弱審查和強審查

1、弱審查:當某些被審查的區塊生產者沒有將個人交易包含在區塊中時,就會發生弱審查,從而導致用戶體驗下降。比如一個合規的區塊生產者拒絕來自黑名單地址的交易,但是,該交易最終仍由非審查區塊生產者接收。

2、強審查:當個人的交易永遠不會被包含在鏈上時,就會發生強審查。鑒於個人已經失去了交易的能力,這種情況可以認為資產實際上已經損失了。這種情況可能發生在網路被多數人接管時,也稱為 51% 攻擊,一旦發生則可能威脅到被攻擊區塊鏈的繼續存在。

在下面的討論中,我們將分別把比特幣和以太坊作為 POW 和 POS 系統的代表網路進行對比。我們將首先確定審查要素有哪些,然後再詳細介紹比特幣和以太坊是如何實現抗審查的。

問題 1:當礦工 / 區塊驗證者比較集中時,可能會出現通過管轄權進行監管的弱

審查

比特幣和以太坊都分別面臨著礦池和驗證 節點 中心化的問題。這可能產生一種攻擊方式即礦池或驗證者節點可能被迫遵守法規,並審查在其管轄範圍內被視為非法的任何交易。

以太坊

自合並以來,前兩名質押服務商合計持有 43.03% 的份額,前三名持有 51.63% 的份額。這裡的風險在於,如果 Lido 和 Coinbase 聯合起來,可以使網路停止執行;如果 Kraken 也加入,那麼三者將可以接管以太坊網路。

來源:Related Network

在研究以太坊是如何應對中心化威脅之前,我們先介紹為甚麼驗證者最終會變得中心化。在以太坊的 POS 機制下,區塊生產者可以選擇將哪些交易包含在下一個區塊中以及後續是如何排序的。這允許驗證者參與 MEV 提取的過程,Amber 在他們最近關於 ETH 合並的文章中對此進行了很好的定義。

「最大可提取價值,也稱 MEV,廣義上是指礦工或驗證者在給定可用的操作中,在一系列區塊中獲得剩餘價值。這些操作可以包括對交易重新排序、審查區塊,甚至嘗試重組區塊鏈。一些常見的 MEV 形式包括三明治攻擊、套利和清算。」

來源:Flashbots

如圖所示,一旦考慮 MEV,驗證者獎勵就會顯著增多。由於 MEV 帶來的經濟激勵,體量更大的參與者執行著更多驗證節點,從而淘汰了個人及非專業驗證節點。因此,普通持有者更傾向於通過質押服務加入驗證節點池,以獲得更高更穩定的收入,從而增加了驗證節點的中心化。

關於權益節點集中化的另一個考慮要素是 加密貨幣 交易平臺。交易平臺仍然是用戶目前獲取以太坊 Token 的最佳場所。考慮到他們擁有的龐大用戶數量,很多

Token

會自然而然地聚集到這些交易平臺,而交易平臺通過他們的 Staking 平臺提供便利的收益更會吸引

Token

的聚集。我們應該對用戶進行有關使用中心化平臺進行質押風險的教育,例如如果中心化平臺因司法壓力可能選擇惡意行事可能產生的影嚮。

盡管驗證節點池不是最理想的解決方法,但它能讓更多 ETH 持有者參與進來,所以權益池仍然是有利於以太坊的去中心化。

那麼,以太坊是如何應對關於中心化方面的審查?

解決方法 1:將區塊的提議者和構建者分離

目前被廣泛關註的一種解決方案是 Proposer Builder Separation (PBS)。PBS 將區塊提議者和區塊構建的角色分開,這樣驗證者無需成為複雜的運營商即可獲得 MEV 的獎勵,從而減弱中心化問題。

區塊鏈在執行過程中有三個關鍵參與者,它們可以互相制衡來減輕並最終消除潛在的審查。

作為專門構建區塊的 Builders 通過為交易排序來提取最大的 MEV 和交易費用。之後,他們將向 Proposers 支付提議費用,並將他們的區塊放到在鏈上。因此,如果沒有 Proposer 的幫助,那些有審查目的的構建者將無法在鏈上發布交易。

提議者(Proposers),也稱為驗證者,要麼選擇最熱門的區塊,要麼他們根本不會包含一個區塊。如果他們認為區塊構建者正在審查交易,他們有能力提出一個抗審查列表(crList),只要區塊未滿,或者沒有提議他們的區塊,構建者就必須包括這些交易。由於 EIP-1559 已經實施,超過 80% 的區塊都包含備用 gas,這意味著只要用戶支付高於基本費用的優先費用,他們應該能夠將他們的交易包含在區塊中。總之,Proposers 可以通過選擇能支付最大金額的區塊來實現最大收益,但仍然具有利用 crList 來強行通過審查的能力。

證明者將監控區塊構建過程,並且僅在提議者的塊中包含最高支付塊時才證明它。這將防止惡意提議者審查交易。

盡管上述方法極大地改善了驗證者的去中心化程度,但它仍然沒有解決構建者的中心化問題。如何讓構建者去中心化超出了本次討論的範圍,但您可以閱讀此處了解更多資訊。

解決方案 2:加密記憶體池

另一個在研究的解決方案是採用加密記憶體池來應對中心化審查。用戶將交易廣播到記憶體池之前對其進行加密,只有在交易被包含在鏈上的區塊中後才會解密。這將防止任何潛在的審查方在區塊構建過程中獲得交易的內容。此外,它有助於防止 MEV 濫用,例如搶跑(front-running)。加密記憶體池的另一個好處是,它實際上可以在未來解決構建者的中心化問題。在這種情況下,提議者可以通過從加密記憶體池中挑選最高費用的交易來構建自己的區塊,而無需從複雜的構建者那裡挑選區塊。

比特幣

比特幣一直被譽為「數字黃金」,這個特質不僅體在它作為一種數字化的價值存儲手段,也體現在抗審查性方面。雖然比特幣網路的可編程性不如以太坊,較弱的可編程性可以最大限度地降低 MEV,但它仍然面臨礦工在地理上越來越集中的問題。此外,操作礦機需要專業技術,硬件和能源也具有資本密集屬性,比特幣挖礦行業已朝著資源共享的方向發展,礦工按照單位算力來向礦場支付服務費,從而降低入如果自己去投資所帶來的現金流壓力。

來源:Cambridge Bitcoin Electricity Consumption Index

正如上圖所示,在 2021 年中國禁止加密採礦之前,中國的算力占全球的 45% 以上。但算力目前已經轉向美國,截至今年 1 月,美國的算力已占全球算力的 38%。礦業公司可能會受當地法規所迫而拒絕某些交易,這就構成了審查威脅。

那麼,比特幣如何應對礦池中心化所帶來的審查方面的問題?

解決方法一:切換礦池

一旦礦池運營商受制於審查法規從而與礦工利益相背時,礦工很容易轉向其他的礦池(例如,搬到遠離被審查礦池的地方)。由於採用的是按需採購算力的糢式,因此礦工只需更換挖礦軟體中的礦池地址即可切換到新的礦池。在礦工被中國政府禁止的 2021 年期間,礦工能夠快速遷移到國外並將地址切換到離岸礦池,算力目前已經恢複且比禁令宣布之前還要高。

雖然以太坊可以根據他們的意志來讓驗證者撤銷質押或重新質押,但由於冷卻期和排隊系統的緣故,仍然存在時間上的滯後。

解決方法二:讓礦工更多的控制區塊構建的過程

大多數比特幣礦工將他們的算力導向礦池,在那裡他們使用稱為 Stratum v1 的消息協議與這些礦池進行通信,該協議組織礦工的創建和提交哈希。如果礦池串通審查交易,社區就沒有追索權。但如果使用 Stratum v2,礦工將能夠選擇自己的交易集,從而對區塊構建過程有更多控制,這可以對抗惡意礦池運營商的審查意圖。

如果您有興趣了解 Stratum v2 及其功能升級方面的資訊,來提升礦工的 安全 性和收入,請閱讀此處。

解決方法三:自由市場競爭

比特幣的支持者認為,工作量證明的挖礦經濟激勵方式是抵禦任何交易審查的最佳形式。隨著每個減半周期的塊獎勵下降,交易費用將趨向於礦工收入的 100%。因此,即使任何符合監管要求的礦池或礦工對付費交易進行審查,不同司法管轄區的其他礦工 / 礦池也會非常樂意利用這一點搶走交易。最終,這些合規的礦池或礦工將在自由市場中被擊敗,從而導致他們的市場份額和盈利能力下降。

結論 1:比特幣可以比以太坊更好地處理因區塊創建過程中中心化引起的審查問題。

今天的比特幣更有能力應對區塊構建過程中的集中化審查。如果存在審查某些交易的礦池,礦工現在可以沒有延遲地切換礦池,礦工的自主權大大的提升了。

雖然以太坊有可以解決審查問題的可行解決方案,但它主要處於研究階段,尚未實施,因為存在與其他可編程區塊鏈的競爭,所以需要優先考慮其他方面的功能。

問題 2:如果網路的安全預算較少,可能會發生強審查風險

安全預算少的影嚮是可能導致 51% 攻擊。發生這種情況時,攻擊者將能夠控制區塊鏈。他們能夠阻止傳入的交易,並且能夠重新對新交易進行排序。更為嚴重的是重寫區塊鏈的历史並撤銷他們自己的交易,從而導致雙花。

以太坊的安全預算

一旦對以太坊發起 51% 攻擊,所有新的存款或提現都可能被攻擊者審查,此時網路重新恢複將變得困難。因此,網路內的

Token

分布盡可能去中心化以防止通過強制手段獲得所需

Token

,並進行攻擊。在撰寫本文時,有 1360 萬 ETH 質押在信標鏈上。以太坊的經濟安全性可以通過 1360 萬 ETH 乘以價格再乘以 51%,從而得到進行交易審查所需的最低金額。以目前每個 ETH 1,700 美元的價格計算,今天的經濟安全性約為 115 億美金。實際上,鑒於價格會隨著對 ETH 的需求增加而非線性上漲,因此成本會高得多。

由於拿出這些資金對於一些組織或者國家並不是問題,我們仍然需要考慮預防性解決方案。

解決方案一:鼓勵更多的用戶進行質押

與其他 POS 網路相比,目前只有 11% 的 ETH 被質押(例如 Solana 為 77%,Cosmos 為 66%,Avalanche 為 65%),這意味著有很大的潛力。隨著質押量的增加,攻擊者獲得總質押量的 51% 將會變得非常困難。

然而,擋在更多人質押的一個障礙是 DeFi 收益對於用戶的機會成本。如果用戶能夠在 DeFi 中獲得更好的收益,那麼用戶可能會優先考慮財務激勵,那麼 ETH 質押收益所產生的激勵效果就會減少。破除障礙的解決方案之一就是流動質押協議,但這也可能讓我們重新回到了在 Lido 中看到的中心化問題。雖然我們能看到 Lido 將權益正在分配給在其白名單上的大約 30 名驗證者,但這個白名單的列表仍由仍由 Lido 控制批準。因此,添加和刪除驗證者的選擇標準與能力是至關重要的,這意味著去中心化自治組織內需要強有力的 治理 能力。

令人鼓舞的是,Lido 一直在探索使用雙重治理提案的治理方案,關鍵治理問題 投票 將由 stETH 和 LDO 持有者共同參與,這樣可以保持兩種通證持有者之間的一致性。與抗審查相關的還有一個關鍵問題,有可能以一種可能有害或意想不到的方式改變節點運營商之間的股權分配方式。在特定情況下的治理時,一旦 LDO 持有者通過了初始提案,stETH 持有者也將被涉及進來,如果所有可用的協商都失敗,他們也可以退出協議。閱讀此處以獲取有關投票機制和後續結果的更詳細說明。

解決方案 2:驗證者多樣化,以防止通過強制手段來獲取治理權

如無法在市場上獲得 ETH,那麼另外一種獲得網路控制權的方式是強制籠絡 51% 的驗證者。因此,通過以下形式增加驗證者的多樣化從而達到抗審查的效果:

提升司法管轄區 / 地理的多樣性,以確保沒有單一司法管轄區 / 國家可以讓驗證者離線

提升運營商 / 權益持有者的多樣性,以確保在權益廣泛分布的情況下,使得強制性的審查變得極其困難

提升客戶端的多樣性,以確保驗證器客戶端中沒有單個錯誤可以使驗證器脫機

降低參與的硬件要求,以確保每個人都可以根據需要啓動驗證器

增加具有完整交易副本的驗證者的數量

解決方案 3:社會層幹預

如果預防措施失效,以太坊將通過社會層面進行幹預。具體的內容是在檢測到審查制度後自動執行分叉過程,同時系統會為達成分叉共識預留足夠的時間。在理想情況下,完整的在線節點將通過檢查記憶體池來識別和辨認哪些區塊鏈是否帶有審查目的,一旦發現,則會進行分叉,並懲罰帶有審查目的的鏈,這些動作都不需要社會層面的幹涉。

然而,分叉很少是直接快速就可以完成的,因為審查有時可能是偶然性的,比如是由於驗證器客戶端中的錯誤而導致的。在這種情況下,能否幹預和辨別到底哪些是真實的審查哪些是意外事件是很重要的。此外,還有一些考慮因素,比如如何選擇新的區塊鏈、應該採取哪個檢查點來啓動新的區塊鏈、如何懲罰新的區塊鏈上的攻擊者等等,這些問題的處理都會影嚮到鏈的經濟價值。以上這些內容是為了讓新的用戶了解,如果他們希望參與新的未經審查的區塊鏈,那麼他們首先要可以提取鏈上的資金。雖然目前沒有任何規則和指導來用戶明白如何應對各種政策的幹預,但很重要的一點是鏈的治理和決策過程應當盡可能去中心化。

比特幣的安全預算

如果比特幣受到強審查,礦工將能夠挖掘出所有獎勵並重組他們認為合適的鏈。鑒於當前 230m TH/s 的哈希率,假設現有礦工不參與攻擊,攻擊者只有擁有超過 230m TH/s 的算力才可以控制網路。我們來算一筆賬,使用當今市場上最高效的 ASIC 芯片,Antminer S19 PRO (110 TH/S),總共需要 209 萬個 ASIC 芯片(230,000,000 TH/s 除以 110 TH/s)來進行攻擊。以今天 4,400 美元的價格計算,在不考慮能源成本的情況下,獲得攻擊網路的硬件所需的總成本為 90 億美金。

解決方案  1:由於 ASIC 芯片的獲取艱難,比特幣網更具抗審查性

雖然對某些攻擊強烈的攻擊者來說成本並非遙不可及,但在收購 ASIC 芯片時存在巨大阻力,因為只有少數公司能生產這些 ASIC 芯片。而且由於每年上線的供應並不足,攻擊者無法發動快速攻擊。

解決方案  2:礦工的轉換成很低導致比特幣網路的去中心化

獲得控制網路所需的機器是非常難的,因此攻擊很可能通過強制或控制現有礦池來實現。這個問題我們可以依靠全球不同地區出現的礦池來解決,因為它們的出現大大降低了礦工的轉換成本,使得在面對審查時可以快速的切換,從而實現抗審查性。

結論 2:在防止 51% 強審查攻擊方面,比特幣比以太坊更有彈性。以太坊將社交層作為最後一道防線的解決方案為少數人提供了更多的權力,但仍然存在許多關於社會共識的問題。

從表面上看,以太坊的安全預算比比特幣高。然而,在接管比特幣網路時收購硬件帶來阻力比獲得以太坊多數

Token

的成本帶來的阻力更大。

如果攻擊者採用替代途徑強審查集中式礦池獲得網路控制權,比特幣的解決方案要簡單得多,因為誠實的礦工可以通過切換到非攻擊性礦池來幫助重新平衡哈希率。

在以太坊被強審查的情況下,雖然社會層可以進行幹預,但關於如何過渡到用戶激活的軟分叉仍然存在許多問題。首先,非攻擊參與者之間如何達成社會共識?新的少數派中的大多數是否可以做出決定?還是由核心團隊來決定?決策過程可以比作「以太坊 DAO」投票以達成多數決定。那麼它應該由大多數選民或多數股權決定嗎?DAO 投票中的一個常見批評是,絕大多數持有者可以投票支持結果,但最終被持有更多股份的單一持有者否決。這並不是要反映決定分叉規則的實際過程,而是要強調以太坊社區尚未實施的社會治理的問題方面。最終,可能會像 Nic Carter 所說一樣,社會共識層不可避免地為政治化留下了空間,以太坊可能遭受與徵收制國家政府(expropriating national government)相同的命運。

因此,我們認為比特幣更具彈性。還值得註意的是,未來可能並非如此。一種潛在情況是,隨著區塊獎勵趨於零,如果比特幣的交易活動未能回升,缺乏交易將導致礦工缺乏收入,他們可能難以保持償付能力。這將導致礦工關閉礦機並導致哈希率下降,從而削弱比特幣的安全預算。所以,比特幣網路需要繼續吸引新用戶,只有這樣它才能作為一個健康的網路執行。

問題 3:外部依賴可能造成底層網路的審查風險

穩定幣

每種加密貨幣的面額是使用穩定幣來錨定的,比特幣和以太坊也不例外。快速瀏覽穩定幣的市值,我們可以發現前 3 名都是由中心化托管人持有的法定抵押品支持。這將它們置於監管的範圍內,這就引出了一個問題:如果僅僅因為政府審查或禁止,保管人讓用戶無法將穩定幣轉為法定貨幣的情況出現我們要怎麼辦?雖然這些不太可能發生,一旦發生產生的連鎖反應是可怕的。前不久,USDC 發行商 Circle 按照 OFAC 制裁名單,凍結了與 Tornado Cash 地址相關的價值超過 75,000 USDC 的資金。

潛在的解決方案 1:超額抵押穩定幣

人們可以鑄造一個與法定貨幣掛鉤的

Token

以換取加密貨幣抵押品。MakerDAO 的 DAI 是目前加密領域最大的去中心化穩定幣,當資產價格開始下跌時,他們通過清算質押的加密抵押品來維持 1 DAI = 1 美元的掛鉤。自 2017 年以來,它們經历了比特幣和以太坊的價格波動,已被證明是穩健的。然而,即使它們也有超過 30% 的 USDC 敞口作為其抵押品的一部分。在最近發生了 USDC 和 Tornado cash 事件之後,他們目前正在就是否需要通過實施負利率來讓 DAI 更加自由流通,以實現成為公共、中性的金融公用基礎設施的願景進行治理討論。

Vitalik 青睞的另一個選擇是 Reflexer 的 RAI。在該協議中,用戶可以存入 ETH 並鑄造 RAI,最高可達所存 ETH 價值的。這裡的主要區別在於,RAI 不像美元那樣堅持固定掛鉤,這意味著 RAI 的掛鉤會根據市場的波動性而變化。它們還允許負利率,這有助於提供一種平衡,在這種平衡中,過度增長可以被遏制,從而讓穩定幣的波動性降低。閱讀此處以獲取有關 RAI 工作原理的更詳細說明。

然而,超額抵押穩定幣的一個基本問題是它們會持續性地從市場中提取流動性(如果我們預計金融活動會發生在加密貨幣上,這並不是理想的狀態)。我們還要考慮哪種抵押品可以被作為基礎貨幣進行抵押。

比特幣的可行性:比特幣幾乎是目前最好的質押品。但即使目前市場上有現成的解決方案,由於超額抵押會從市場中提取流動性,但如果我們期望金融活動發生在鏈上,這並不是理想的解決方案。

以太坊的可行性:使用 ETH 作為抵押品的穩定幣可能不是發展的方向。如果 ETH 面臨審查,這些穩定幣將面臨贖回問題,因為用戶可能希望退出他們的 ETH 頭寸。雖然使用比特幣作為抵押品可以減輕這種相關風險,但它仍然面臨著流動性提取的問題。

潛在解決方案 2:算法穩定幣

盡管由於 Luna 崩盤讓算法穩定幣有點臭名昭著,但算法穩定幣是另一種選擇,算法穩定幣的目標是創建一個錨定穩定幣,不需要質押品,而是使用某種形式的治理

Token

進行錨定。然後通過治理令牌和算法穩定幣之間的套利機會進行掛鉤。但這種系統設計非常脆弱,因為它需要理性的參與者和對治理

Token

價值有著堅定的信心。

一旦信心被打破,死亡螺旋可能出現:治理

Token

價格下跌時,市場參與者非但沒有維持

Token

價格的穩定,反而進一步拋售他們持有的治理

Token

,加劇了價格的下跌。

從理論上講,算法穩定幣可以在不提取流動性的情況下發揮與我們現有的部分銀行系統相同的作用。但似乎沒有合適的候選項目能完善算法穩定幣的系統設計,使其面臨更小的風險。

比特幣的可行性:不適用,市場上沒有可行的候選項目。

以太坊的可行性:不適用,市場上沒有可行的候選項目。

潛在解決方案 3:比特幣或以太坊作為去中心化的穩定幣

思考:如果比特幣成為不受審查的去中心化「穩定幣」會怎樣?這似乎解決了比特幣和以太坊面臨的問題。

比特幣的可行性:似乎比特幣持有者都可以加入,因為 1 BTC = 1 BTC。這可能會解決由於缺乏交易活動而導致安全預算下降的情況(回顧一下:區塊獎勵趨向於零 = 所有礦工收入取決於交易費用 = 需要足夠的交易活動來保持償付能力並保持高哈希率)。如果 BTC 在以太坊(和任何其他可編程區塊鏈)上廣泛使用,交易活動將來自於它作為 DeFi 和許多其他應用程序的基礎層貨幣,然後可以為礦工維持經濟激勵,進一步加強對任何攻擊者的審查阻力。

以太坊的可行性:想象一下如果 USDC 或 USDT 受到審查時導致鏈分叉,同時鏈上沒有與法定貨幣掛鉤的穩定幣的話,有多少用戶會選擇那個「有泡沫且交易量少」的穩定幣?如果將以太坊用作去中心化的穩定幣,它將消除對與法定掛鉤的穩定幣的依賴,使鏈分叉在面臨強大的審查攻擊時成為更現實的選擇。用戶將不必擔心經濟價值的破壞,因為以太坊作為基礎層貨幣具有強大的抗審查特性。

RPC 網路

RPC (遠程過程調用) 網路對區塊鏈至關重要。它提供對伺服器節點的訪問,並允許用戶在與某個獨立程序交互的同時與區塊鏈進行通信和交互。鑒於執行這些 RPC 節點需要特定硬件,大多數開發人員轉向集中式 RPC 網路,如 Infura 和 Alchemy 來滿足他們的 dApp API 需求。缺點是這些集中式 RPC 網路可以在需要遵守任何管轄法律的情況下限制對區塊鏈數據的訪問,並且還可以作為容易受到黑客攻擊的中心故障點。最終結果是用戶可能會面臨服務中斷,從大大降低用戶體驗。

解決方案 1:輕客戶端

以太坊一直在希望更多用戶執行他們自己的輕客戶端。輕客戶端不會存儲鏈的完整狀態历史,而是依靠同步委員會同步到鏈上。他們還可以通過詢問其他完整節點而不是通過集中式的 Infura 或 Alchemy 對網路狀態進行任意查詢。

比特幣也一直鼓勵用戶執行自己的輕客戶端。比特幣上的輕客戶端可以與網路交互但不存儲區塊鏈,並且可以向其他節點查詢有興趣的塊和交易數據。

解決方案 2:去中心化 RPC 網路

去中心化 RPC 網路提供商為分布式 RPC 節點提供經濟激勵,以提供應用程序和用戶訪問區塊鏈數據的權限。通過使用一組去中心化的 RPC 節點,因為沒有單點故障的影嚮,基礎協議層可以增強其安全性和抗審查性。現有的解決方案包括 Pocket Network、Ankr 以及 Solana 的 GenesysGo。以太坊和比特幣都將受益於去中心化的 RPC 層,考慮到使用 RPC 網路的應用程序數量較大,這將提升以太坊的抗審查能力。

核心開發人員和項目團隊

Tornado Cash 的創始人 Alexey Pertsev 被捕事件引發了開發人員或項目團隊是否可以對其開源代碼負責話題的探討。那麼他們應該匿名嗎?易於識別的身份會將個人置於管轄範圍內,這可能意味著他們容易受到監管控制。雖然沒有明確的要求創始人或開發人員需要對其代碼負責,但確保團隊在地理上分布以應對來自某個特定司法管轄區的任何潛在審查可能是明智之舉。

結論 3:外部依賴性對基礎層協議的抗審查性方面有顯著影嚮。

我們認為最先要解決的問題是基礎層貨幣的選擇,比特幣和以太坊的經濟價值都與易受美國法規影嚮的 USDC 和 USDT 掛鉤。對於其他可能的審查風險來源包括 RPC 層和協議開發人員,我們相信現有的解決方案可以緩解並最終消除這些問題。

結語

盡管我們對比特幣和以太坊進行了廣泛的比較,他們在抗審查性方面也有著各自的特性和解決方案,例如比特幣的特性使其適用於基礎層貨幣,但我們仍然需要像以太坊這樣的區塊鏈的可編程性才能擁有鏈上應用程序。歸根結底,去中心化、抗審查和主權獨立的特性是比特幣、以太坊和許多其他區塊鏈都在努力實現的目標。

本文來自投稿,不代表 BlockBeats 觀點。

律動 BlockBeats 提醒,根據銀保監會等五部門於 2018 年 8 月發布《關於防範以「虛擬貨幣」「區塊鏈」名義進行非法集資的風險提示》的文件,請廣大公眾理性看待區塊鏈,不要盲目相信天花亂墜的承諾,樹立正確的貨幣觀念和投資理念,切實提高風險意識;對發現的違法犯罪線索,可積極向有關部門舉報反映。

以太全書
版權聲明:本站原創文章,由 以太全書 2022-10-26發表,共計9731字。
轉載說明:除特殊說明外,本站文章如需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