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壓垮Meta?

104次閱讀

 

作者:來自鎂客星球的王飽飽

出師未捷身先死?

元宇宙」產業正在全球發展的如火如荼,但作為最先開發這一概念的巨科技頭,卻要扛不住了。

鎂客網註意到,當地時間周三(10 月 26 日),Facebook 母公司、元宇宙業務「領頭羊」Meta公布了第三財季的經營情況:營收 277.14 億美元,同比下滑 4%,同時淨利潤僅有 43.95 億美元。

按《華爾街日報》中文網的說法,單從季度利潤來看,尚不足上年同期的半數(同比大跌 52%),怎一個慘字了得。

同時,圍繞著 Meta 力推的元宇宙業務,爭議的聲音 也正越來越大。

燒錢,燒出一個慘烈

對於每一個上市公司而言,股價的波動都是永恆的壓力,而 Meta 正處於巨大的壓力之下。

記者註意到,在公布財報之前,預感到大事不妙的資本市場就已經讓 Meta 股價收跌 5.59%,但更猛烈的還在後面:盤後 Meta 正式公布了 Q3 財報,導致股價一度跌超 19%,「自由落地式」來到五年多來的最低點——Meta 今年以來累計跌幅超過 55%,市值蒸發了超過 5500 億美元。

具體來看,第三財季 Meta 盈利 43.9 億美元,合每股收益 1.64 美元,上年同期利潤為 92 億美元,每股收益 3.22 美元。大部分來自廣告的總銷售額為 271.7 億美元,低於上年同期的 290 億美元。

值得註意的是,雖然看起來第三季度收入下降的 4% 還並不起眼,但此消彼長,Meta 的成本和支出同比增長了 19%,高達 221 億美元。

Meta 的營業利潤率(即計入業務運營成本後剩餘的利潤)同樣不容樂觀,從一年前的 36% 下降到 20%。

究其原因,一方面,是 廣告業務 的前景及其「悲觀」。

Meta 表示,其廣告平均價格同比下降 18%,這幾乎可以肯定是蘋果隱私政策變化所致。目前,在蘋果最新隱私政策的影嚮下,Meta 旗下的多款應用都難以對蘋果用戶的網上行為進行「跟蹤」,從而無法像過去那樣提供精準的個性化廣告,這對其廣告業務的負面影嚮將是極為深遠的。也受此影嚮,Meta 預計其四季度營收將在 300 億美元至 325 億美元之間,弱於分析師預期的 322 億美元。

但另一個不可忽視的「利空」,則是目前 Meta 負責元宇宙業務的核心部門之一:現實實驗室(Reality Labs)

據數據顯示,現實實驗室部門負責開發 VR/AR 技術,以支持尚未建成的元宇宙。但據財報顯示,其收入比一年前下降了近一半,達 2.85 億美元,Meta 首席財務官 Dave Wehner 將其歸因於「Quest 2 的銷售額下降」;但其虧損則從去年同期的 26.3 億美元擴大至 36.7 億美元。如果算「總賬」,該部門已經虧損了 94 億美元,並絲毫看不到虧損將逐步縮小的趨勢。

Meta 自身也無法回避該問題,其表示「我們確實預計,現實實驗室 2023 年的運營虧損將逐年大幅增長。」

所以,從實際情況來看,這兩年 Meta 真實證明了研發元宇宙 = 燒錢錢錢錢錢 … 這個公式。

熬得住,成神;熬不住,就 …

即便如此,紮克伯格仍然沒有(至少在口頭上沒有)做出讓步,他表示,「我們正在接近 2023 年,重點是優先順序和效率,這將有助於我們駕馭當前的環境,並形成一個更強大的公司。」

電話會議上,紮克伯格告知參會者,Meta 明年將會重點發力三個關鍵領域,其中元宇宙(Metaverse)仍然是重點——聽起來,下不來自己設的賭局的紮克伯格,是鐵了心要梭哈了。

但外界對 Meta 的元宇宙業務前景並不樂觀。Insider Intelligence 分析師 Debra Aho Williamson 就表示:「就目前的業務而言,Meta 的狀況並不穩定,紮克伯格決定把公司的重點放在元宇宙的未來前景上,這讓他的註意力從今天不幸的現實轉移了。」

目前來看,自去年十月正式改名「Meta」後,紮克伯格盡管帶領其在元宇宙領域做出了一些業績,但難言出色。

2021 年,VR 頭顯出貨量達 1095 萬臺,Oculus 份額高達到 80%。但基於目前其主要定位在游戲方面的屬性來看,距離年銷量 1700 萬臺的 PS5 來說還差的很遠,更別說今年的大幅度漲價,證明了此前的低價銷售頗有「賠本賺吆喝」的意味,也難怪 2021 年現實實驗室的虧損達到了近 102 億美元。

而從長遠來看,在 VR 硬件上是否能持續這種銷量上的高光表現尚未可知,在今年的 Connect 大會上,Meta 一宣布全新 VR 頭顯 Quest Pro 1499 美元(約合人民幣 10748 元)的價格,如此高昂的價格和與微軟的突然聯手,顯示出 Meta 正在努力轉向 B 端用戶,消費端市場還能賺到錢嗎?這可能是紮克伯格也想不明白的問題。

另外在軟體上,Meta 主推的 Horizon Worlds 也不樂觀。這個月初,Metaverse 副總裁 Vishal Shah 的內部信件被曝光,他抱怨「對於我們中的許多人來說,我們沒有花那麼多時間在 Horizon 上,我們的數據統計非常清楚地顯示了這一點,這是為甚麼呢?為甚麼我們不喜歡我們構建的產品,以至於我們一直在使用它?簡單的事實是,如果我們不愛它,我們怎麼能指望我們的用戶喜歡它呢?」

其內部文件顯示,Horizon Worlds 的月活躍用戶數 (MAU) 不到 20 萬,遠遠低於 Meta 的預期,也遠遠無法支撐一個社交平臺的運轉。而在 Connect 大會上,紮克伯格宣布 Horizon Worlds 中的角色可以「長腿了」,更是引發了行業內部的群嘲。

目前看來,Meta 對元宇宙的未來接近賭上一切,但究竟能否熬到產業成型,就只有天知道了。

以太全書
版權聲明:本站原創文章,由 以太全書 2022-10-28發表,共計2186字。
轉載說明:除特殊說明外,本站文章如需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