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TX 後院起火 Binance 釜底抽薪

99次閱讀

撰文 / 凱爾 編輯 / 文刀

加密 交易所 FTX「後院」Alameda 加槓桿重倉 FTT, 引發市場對兩者的信任危機。 此時,另一家交易所 Binance 放出要清算持有的 FTT。競爭對手的「釜底抽薪」讓 FTX 陷入被動。交易所之間交鋒,關聯兩方的多種加密資產大幅波動,投資者遭殃的同時,業內擔心行業因此受累。

CoinDesk 傳出 Alameda Reseaech(以下簡稱 Alameda)的財務文件後,一出行業大戲隨即上演。11 月 3 日,量化交易機構 Alameda 被曝出持有超過 50 億美元的 FTX 平臺代幣 FTT,且存在高槓桿 借貸 現狀。Alameda 由加密資產交易平臺 FTX 創始人 Sam Bankman-Fried(花名 SBF)創辦。

原本,質疑聲的焦點是 Alameda 與 FTX 的財務關聯不夠透明,前者一旦暴雷,將影嚮用戶者眾的 FTX 的運轉。3 天後,另一家交易平臺 Binance「將清算賬面上剩餘 FTT」的消息徹底引爆了市場恐慌——兩日來,FTT 持續走低,累計跌幅超過 35%。

FTX 的「後院」Alameda 起火,引發了業內對兩家公司的信任危機,Binance 的清算消息如同釜底抽薪,讓對手 FTX 陷入麻煩:大量用戶開始從 FTX 提款,擠兌導致的提幣延遲問題已然出現,Alameda 緊急向 FTX「輸血」充值,加劇暴雷隱憂。

3 年前,主打加密資產衍生品交易的 FTX 初創,Binance 曾是它的投資方。彼時,Binance 創始人趙長鵬(花名 CZ)與 SBF 的親密合影廣為流傳,二人面帶微笑,以握手紀念「聯姻」。此後,FTX 逐漸崛起為全球化的綜合性交易所,與 Binance 的業態越來越接近,合作變成競爭。2021 年 7 月,CZ 宣布從 FTX 的投資中退出。

兩家平臺分手,各自的創始人在社交網路上數次言語交鋒,對立公開化了。如今,Binance 亮出「明槍」,FTX 陷入被動。關聯兩家平臺的 BNB、FTT、SOL 均出現大幅波動,加密資產 熊市 雪上加霜,年中 LUNA 暴雷帶來的連環清算災難又浮現在投資者眼前。

兩大加密巨頭 Battle 之時,業內開始擔心行業受累,用戶成為「炮灰」。

Binance 宣稱清算 FTT  FTX 陷擠兌局面

Coindesk 發布的私人財務文件中顯示,截至 6 月 30 日,Alameda 共持有 146 億美元資產,其中包括 36.6 億美元「已解鎖的 FTT」以及 21.6 億美元的「FTT 抵押品」。此外,該機構負債 80 億美元,除了 74 億美元的貸款外,還包括 2.92 億美元「鎖定的 FTT」。

FTT 是加密資產交易平臺 FTX 的平臺代幣,Alameda 加槓槓重倉 FTT 再次將它與 FTX 不透明的財務關系推上了風口浪尖。兩家公司的創始人均為 SBF,2017 年,交易員出身的他創立了加密資產量化交易公司 Alameda,2 年後,FTX 成立。

兩家公司被視為 SBF 加密帝國的重要「城池」,然而,被曝光的財務文件讓城門失火。

加密投資機構 Cinneamhain Ventures 的合夥人 Adam Cochran 懷疑,Alameda 借入的資產來源於 FTX 或 SBF 本人,「無法理解誰會用 FTT、SRM、SOL 這種抵押品借給 Alameda 80 億美元」。

推特用戶 0 xLoki 指出了 Alameda 資產負債表構成的危險性:嚴重的高槓桿如果遇到市場下跌,50% 的跌幅將會把 Alameda 推向資不抵債,與此同時,過度集中的 FTT 會給支持以該資產作抵押物的 DeFi 和 CeFi 市場帶來連帶風險。

質疑聲此起彼伏了 3 天,11 月 6 日,外界終於等到回應。Alameda 的聯席 CEO Caroline Ellison 發文稱,網上流傳的資產負債表不完整,僅是公司實體的一個子集,「我們有超過 100 億美元資產沒有反映在該表中。」他還表示,考慮到今年加密信貸領域的緊縮,Alameda 目前已歸還了大部分貸款。

這份「沒圖沒真相」的回應僅闡述了 Alameda 的財務情況,並未解釋賬戶中 FTT 的來源,後一個問題直指該機構與 FTX 的財務關聯,這關系到 SBF 是否前臺開交易所 FTX、後臺以 Alameda 坐莊操盤 FTT。

加密資產投資者聚焦 SBF 執掌的兩家公司時,Binance 的創始人 CZ 突然發聲。作為 FTX 曾經的投資方,CZ 稱,Binance 去年因退出 FTX 的一部分股權,收到約 21 億美元等值的 BUSD 和 FTT。由於最近曝光的消息,Binance 決定清算賬面上剩餘的 FTT。至於有多少 FTT,同樣「沒圖沒真相」。

CZ 表示將清算 Binance 賬面上所有 FTT

一石激起千層浪。盡管 CZ 聲稱將在幾個月內「以最小化市場影嚮」清算 FTT,但這樣的消息一經放出,影嚮便無法「最小」——FTT 瞬時下跌,從 24.65 美元跌至 21.95 美元,短時跌幅達到 10.95%。截至 11 月 7 日下午 6 點,FTT 報價 22.7 美元,較低點有所回升,但仍處於近期低位。

Binance 向曾經的合作方、如今的競品公司釋放拋壓消息,但 CZ 明面上否認了這是「針對競爭對手」。Alameda 的聯席 CEO 投石問路:如果 Binance 確實想將市場影嚮降到最低,我們很樂意以 22 美元的價格從 CZ 那購買所有 FTT。對此,CZ 沒有公開接招。

隨著事件發酵,越來越多的用戶開始從 FTX 提走資產。根據 CryptoQuant 的數據,FTX 的美元 穩定幣 儲備從 9 億美元崩跌,ETH 取款量升至历史最高,日均約 480 萬美元的 ETH 流出。與此同時,Alameda 和 FTX 也在迅速歸集資產以滿足龐大的提現需求。根據鏈上數據分析,Alameda 在 24 小時內向 FTX 轉入 2.57 億美元,FTX 則將大量資產從其他交易所轉回本地。

緊急輸血不敵突然而至的擠兌,11 月 7 日下午,許多用戶反饋,FTX 出現提現延遲到賬的問題。市場的隱憂更深了,畢竟,算法穩定幣系統 LUNA 崩盤導致加密業多家公司連環清算甚至破產的災難才剛剛過去半年,當時,一些交易所提不出幣正是那場危機的前奏。

從互補走向合作,從競爭滑向對立

Alameda 重倉 FTT 的問題殃及投資者對其與 FTX 的信任,Binance「補刀」直接將風頭正盛的 FTX 置入擠兌風險。當雙方早已公開化的對壘狀態再次出現時,CZ 與 SBF 的合影在網路上流傳,兩人微笑握手,紀念著三年前的合作。那場合作始於互補,終於競爭。

2019 年 12 月 20 日,Binance 戰略投資 FTX。當時,剛成立不久的 FTX 以期貨合約等加密金融衍生品切入市場,而已經在全球打嚮知名度的 Binance 已經意識到衍生品的重要性。從加密資產現貨交易中賺了兩年手續費,Binance 受夠了市場熊市環境下的低活躍度,盡管已經推出合約業務 3 個月,但因「插針」問題屢受用戶詬病,交易的流動性和深度亟需改善。

尚未涉足現貨交易的 FTX 與 Binance 剛好互補。戰投消息中,FTX 也表示,將為 Binance 的場外交易(OTC)平臺提供流動性。依靠 Binance 的 IP 光環,FTX 快速打開知名度,由專業交易員組成的核心團隊也交出了體驗良好的產品,加上低手續費運營思路,這家衍生品平臺快速崛起,短短 1 年半時間,估值就從 1 億美元漲到 35 億美元。

CZ 與 SBF 曾親密合影

然而,這樁「資本聯姻」不到兩年就走到了盡頭。

2021 年 7 月 21 日,CZ 透露,Binance 放棄 FTX 的股權。具體原因,CZ 並未透露,僅表示 Binance 是在「良好的條件」下完成了「正常投資周期內」的退出,並強調了雙方的「朋友」關系。「和平分手」的同一天,FTX 官宣以 180 億美元估值完成了 9 億美元的 B 輪 融資

在多家資本看好 FTX 的情況下,早期支持者 Binance 選擇了退出,外界對此遐想連篇。「估值沒談妥」、「Binance 嫌 FTX 太激進」的小道消息亂飛。如今來看,唯一的事實是,FTX 並不甘於只做 Binance 的補充。

成立兩年,FTX 不僅在衍生品業務上逐漸超越了 BitMEX,還開始布局現貨交易和 OTC 業務,從一家垂直的衍生品交易平臺蛻變為綜合性交易。加上 SBF 此前就創立了 Alameda,該機構在美元 OTC 上積澱頗深,而 FTX 一直是最大的離岸美元和港幣 OTC 入金的通道之一。

180 億美元的估值儼然讓 FTX 成為加密資產交易所賽道的新貴,而上一個鼎鼎有名的「新貴」正是 Binance。

兩個加密品牌在生態布局的思路上也頗為相似。2020 年 9 月,Binance 主導了 BNBChain(原名簡稱為 BSC)公鏈的推出,生態觸角延伸至去中心化世界。2021 年,由 SBF 主導的 Solana 公鏈嶄露頭角。同為兼容以太坊網路的 區塊鏈,Solana 與 BSC 也成為競爭鏈。

各取所需的合作與良性的商業競爭都無可厚非,但後來的劇情將競爭變成對立。

今年 7 月,加密業投資機構三箭資本暴雷,連帶著借貸平臺 Voyager 破產。FTX 宣布向三箭資本支援 1 億美元救助。CZ 發推公開質疑稱,三箭資本欠 Voyager 數億美元,導致債主破產,而 Alameda 投資 Voyager 後從中借走 3.77 億美元,「為何 FTX 不還錢救助破產的 Voyager,而是無效的給了三箭資本 1 億美元救助?」

這番言論將矛頭直指 FTX 與 Alameda 曖昧的財務關系。很快,這兩家關聯公司的創始人 SBF 便回應,借錢給 Alameda 是 Voyager 的日常業務,這跟 Alameda 在流動性危機出現時向 Voyager 提供的緊急信貸是兩回事。回應之餘,SBF 回懟 CZ「根本不懂與破產有關的法律知識」。

這是 Binance 與 FTX「分手」一年後,各自的創始人首次在公開場合撕破臉。

8 月 25 日,以曝光各種黑料見長的加密 KOL「FATMAN」又曝出大瓜,「經核實,FTX 的公關公司 M Group Communications 已簽約發布有關 FTX 競對交易平臺 Binance 的負面媒體文章。受僱的記者可以接觸到『反 Binance 聯繫人』,甚至得到相關『黑皮書』參考資料進行研究。」

盡管上述公關公司發文澄清「FATMAN 推文資訊不屬實」,但 Binance 與 FTX 的對立已成為業內公開的祕密。如今,Binance 計劃清算手中的 FTT,「老大哥」似乎已經不打算在公關辭令上小打小鬧了。

交易所 Battle,投資者恐當「炮灰」

加密世界的兩大交易所對壘,最敏感的是市場,最恐慌的是投資者。

事件發酵的三四天裡,加密資產市場快速下行。截至 11 月 8 日下午 2 點,BTC 由兩天前的 21300 美元跌至 19680 美元,跌幅達到 7.6%;同期內,ETH 由 1640 美元跌至 1466 美元,跌幅超過 10%。

更慘痛的是 FTT 和 SOL 的持倉用戶,由於這兩個代幣與 FTX 關聯密切,出於對該交易所暴雷的擔憂以及 Binance 的砸盤恐慌,FTT 在 11 月 8 日進一步下行,於前日晚間的 22.7 美元跌至 15.85 美元,不到 24 小時便再度跌去 30%;Solana 原生通證 SOL 則由近期高點 38.79 美元持續跌至 26 美元左右,跌幅達到 32.97%。

打算痛擊 FTX 的 Binance 也沒撈著甚麼好,生態內 BNBChain 的底層通證 BNB 則由 350 美元跌至 320 美元,跌幅達 8.57%。

加密資產的熊市環境下,投資者對市場的信心十分脆弱。有用戶在 CZ 和 SBF 的社交媒體上留言,「希望你們早日和解,以免行業受到更多傷害」。

dForce 創始人楊民道也建議雙方握手言和,「Binance 與 FTX 相爭,體現兩條完全不一樣的路徑和選擇,」楊民道解釋,Binance 走的是人民路線,「民眾槓桿」加滿,哪裡有需求就去哪裡;而 FTX 是專業交易員群體起家的精英路線,後期「政治槓桿」加滿,現在 SBF 已是美國中期選舉兩黨最大捐贈人之一。Binance 有比 FTX 多十倍的用戶和收入,但 FTX 在美國的政治影嚮力是 Binance 的不止 10 倍。「這兩者結合當然是最好的,沒有人民,政治也是無水之源,兩個大佬最好還是握手言和,共同把兩條街搞大成正路,否則整個行業在胡同裡小打小鬧,意思就不大了。」

當前 Binance 和 FTX 分列交易所排行一、二位

確實,如果以日交易額為評判交易所實力的維度,在 Binance 收購的加密資產數據網站 CoinmarketCap 上,Binance 位列第一,FTX 排在第二。11 月 8 日數據顯示,Binance 24 小時交易額為 261.95 億美元,FTX 24 小時交易額為 31.04 億美元。而在另一家第三方數據網站 CoinGecko 上,Binance 的 24 小時交易額仍為第一,FTX 則排在了第四。

FTX 如果被視作 Binance 的對手,實際的差距其實很大。對於 SBF 來說,FTX 是賺錢,但並不是他手裡最有含金量的牌,當配以 Alameda 這樣一個量化機構,一切可能就不一樣了,尤其是當這家機構重倉 FTT 時。

有用戶呼籲 SBF 盡早透明化 FTX 及 Alameda 的財務狀況,以重拾信心。的確,信任危機才是 FTX 面臨的本質問題。早期投資方 Binance 還有沒有 FTT、最終賣不賣 FTT,外界都無從得知,但影嚮市場的局面已經形成,而想要掌握應對這場危機的主動權,FTX 公布資產儲備、闡明與 Alameda 的財務關系才是正道。

加密 KOL「bitouq」表示,如果 Alameda 的資產結構真的如媒體報道那樣,在市場急速下跌的情況下,確實可能出現資不抵債的情況,所以盡早披露資產和財務透明性也許是掃除恐慌的最好方法,「市場可能可以容忍過去,但是無法接受不確定的未來。」

wangxiongwu
版權聲明:本站原創文章,由 wangxiongwu 2022-11-09發表,共計5346字。
轉載說明:除特殊說明外,本站文章如需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