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布斯:SBF 不是加密的真正信徒 他的傳奇或已結束

116次閱讀

原文作者:Steven Ehrlich,Forbes

原文標題:《Is This The End For Sam Bankman-Fried?》

今年早些時候,FTX首席執行官 Sam Bankman-Fried 向一系列陷入困境的 加密貨幣 公司伸出援手,這位 30 歲的億萬富翁被譽為是 J.P. 摩根的下一個代言人。他把自己塑造成保護加密的保護盾,即使他自己會在經濟上受損。他在接受福布斯採訪時說:「我們願意做這個有點糟糕的交易,如果這是穩定局勢和保護客戶的代價。」他繼續說道,「更多陣痛即將到來。一些第三級 交易所 已祕密破產。」

諷刺的是,現在 SBF 成為需要被幫助的人。他在周二宣布,FTX 自 2019 年以來已籌集近 20 億美元的投資,最近一次是在 1 月份以 320 億美元的估值將自己賣給 Binance,Binance 也是 SBF 的第一個投資者。

這項交易幾乎會抹掉 SBF 的大部分淨資產。據福布斯估計,他的淨資產在高峰期為 240 億美元,這主要受益於 FTX 的價值。FTX 看起來是行業中最穩健的公司之一,突然經此突變,令人震驚。公眾需要時間去消化,然後就會猜測這位曾經的天才,他的下一步會是甚麼。

SBF 此舉的最初目的可能是為確保完成交易,但這遠非定局——Binance 首席執行官 CZ 在他自己的交易公告中明確指出,兩者之間不存在約束,Binance 可以隨時退出。

FTX 深陷複雜的迷宮,面臨重重障礙。它在世界各地都有特許經營權。最近,它收購了 Bithumb、Liquid 和 BitVo,它們分別位於南韓、日本和加拿大,但收購金額並未披露。FTX 還承諾為陷入困境的貸款人 Voyager 和 BlockFi 提供超過 7.5 億美元的救助交易。雙方將需要在財務條款上達成一致,但 FTX 的大部分價值都綁定在其暴跌的交易所代幣 FTT 上,這恐怕難以實現。

我們有理由懷疑未來 Bankman-Fried 是否會長期留在加密貨幣領域。在 2021 年 10 月《福布斯》的一篇簡介中,他明確表示,他從來不是一個真正的信徒,而只是把加密貨幣看作是一個輕松賺取巨額財富的途徑。具體來說,他贊同一種被稱為有效利他主義的慈善主張,這是普林斯頓大學哲學家 Peter Singer 倡導的一種硅穀式慈善事業,受到 Facebook 聯合創始人 Dustin Moskovitz 等人青睞。

許多捐贈者根據個人的價值感確定捐贈方向,但有效的利他主義者會根據數據來決定捐贈的時間與地點。他們將決定建立在更為大眾的目標上,如拯救最多的生命,或讓每一美元的捐贈都能創造最大營收。有效的利他主義還要求其信徒選擇特定的角色——SBF 選擇了「獲利後捐贈」的陣營,他將致力於賺取盡可能多的錢,然後再把錢交給別人來決定資金去向。

這種心態驅使他在 2017 年進入加密貨幣領域。他意識到,他可以在美國購買比特幣,然後在日本以高達 30% 的價格出售。他說,「我是在完全不知道甚麼是加密貨幣的情況下參與到加密貨幣中的。它只是看起來有很多不錯的交易可以做。」在高峰期,他每天要轉移價值 2500 萬美元的比特幣。

當被問及如果他找到了更好的賺錢方式,比如交易橙汁期貨,他是否會離開這個行業時,他毫不猶豫,「是的,我會的。」

這種觀點使他與大多數加密貨幣大亨相比,完全處於另一極端。他不會像 Zcash 的創始人 Zooko Wilcox 那樣,想要與也許是假名的中本聰一起編寫比特幣的原始代碼庫。他也不會追隨即將離任的 Kraken 首席執行 Jesse Powell 的腳步,飛往日本,只為挽救陷入困境的 Mt.Gox 交易所,該交易所曾處理過全球 80% 的比特幣交易,但也曾遭遇黑客攻擊,85 萬枚比特幣淪陷。FTX 與 Brian Armstrong 的 Coinbase 不同,成立之初並非是為了成為易用的加密貨幣入口。

FTX 最開始是一個面向機構投資者的專業交易所,專門從事加密貨幣衍生品,如期貨和期權合約,讓交易者免受現貨市場的直接風險,即可押註資產價格。這種設定非常有效,因為當合同到期時,不需要進行實物資產交付,比如把一罐原油送到世界各地的煉油廠。得益於此,加密貨幣衍生品的交易量爆炸性增長,FTX 等交易所賺得盆滿缽滿。SBF 在夏天聲稱,FTX 在過去 10 個季度一直在盈利,並有超過 10 億美元的支出。

衍生品在資本市場上有很重要的作用,因為它們可以消除交易所間的類似資產的價差。通俗地說,通過衍生品,可以確保比特幣在亞洲的價格與在北美幾乎完全一樣。但是,加密貨幣衍生品可以使用槓桿進行交易(交易者通過貸款來增加他們的賭註規糢),當市場發生變化時,也會導致大規糢清算。FTX 曾一度提供高達 100 倍的槓桿。當被問及原因時,Bankman-Fried 回答說:「這是我們的用戶想要的,許多人威脅說如果我們不提供這樣的服務,就會放棄我們的平臺。」

由於多次清算和公眾抗議,FTX 縮減了用戶可承擔的槓桿量。「我不想聲稱,這對有效的市場很重要,因為我認為這確實不重要。用這種水平的槓桿進行的任何交易,都不可能有助於有效的市場,我覺得這不重要,也不對加密貨幣市場有益。」

也就是說,這對商業有利,但市場健康會被摧毀。

盡管目前市場潰敗,FTX 代幣引發騷動,在過去兩天裡損失了約 74% 的價值——但 SFB 仍然是一個億萬富翁。他將不得不做出選擇。他可以嘗試在加密貨幣領域堅持下去,或許為他的朋友、對手或死敵 CZ 工作。他也仍然是 FTX.US 的首席執行官,這是 FTX 的一個相當小的分支。監管機構和執法官員有可能查看他在 FTX 的交易,這可能使其中一些問題更加棘手。目前還沒有人聲稱有欺詐行為的發生,但哪怕是一切良好的時候,當局也在打擊加密貨幣。當這種規糢的崩潰發生時,政府一會介入調查。

就在今天下午,眾議院金融服務委員會的最高共和黨人 Patrick McHenryof North Carolina 發表聲明,對這次崩潰表示遺憾,並期待「在未來幾天內從 FTX 和 Binance 了解更多事件進展,以及他們將採取哪些措施在過渡期間保護客戶。」

SBF 也可以嘗試把他剩下的東西變現,交給與他有共同理想的慈善組織。

但這可能不會發生,哪怕在 FTX 的全盛時期,他面對多次捐款的機會,都選擇不捐,只為積累更多財富。具有諷刺意味的是,他在 2021 年 7 月花 23 億美元買下了 Binance 在其交易所的股份。如果他沒這樣做,也許他今天會更富有,Binance 和 FTX 之間致使 Bankman-Fried 倒臺的口水戰也不會發生。

SBF 可能會留在加密貨幣領域,也可能會想要進行重建自己的帝國。但他不是加密的真正信徒,這些都是未知數。

「外面的世界很廣闊」他在 2021 年 9 月對福布斯說,「我們不應認為加密貨幣是永遠最肥沃的工作沃土。」

wangxiongwu
版權聲明:本站原創文章,由 wangxiongwu 2022-11-10發表,共計2684字。
轉載說明:除特殊說明外,本站文章如需轉載請註明出處。